第3章 恶劣

第3章 恶劣

“把握生命里的每一分钟,全力以赴我们心中的梦,把握生命里每一次感动,和心爱的朋友热情相拥……”浴室之中,林磊一边洗澡,一边不着调哼歌,显得很是欢快。

    一大早简单冲洗了一番,将浴室打扫干净,看着镜子中精壮的身形,林磊直到这时,还不能相信昨天被人一击推倒的事实。

    “不应该啊,就算那大曲鹏跟个牤子似的,我也不能如此不堪一击才对,这可真是一个不愿被想起的回忆!”林磊稍稍用力,使得自己的胸肌更加鼓胀一些。

    可是看到镜子中自己精壮的块头,林磊反而觉得更加丢人。

    “一定是我最近精神状态不好,再加上顾忌张弛和郭阳,没有发挥好,一不小心自己摔倒了。”揉了揉清爽短发的林磊,喃喃言语好似自我催眠,想要将昨日丢人之事,当做是一个尽快忘记的噩梦。

    洗漱过后,林磊穿上一身灰色棉线运动服,打开房间中的抽屉,抓起可怜的十几块钱,拿上钥匙就出了门。

    “这才月初,就将妈给的钱花光了,看来这个月是难了。”在三楼大平台打开了弯把自行车锁,林磊直接将其从外楼梯扛了下去。

    “哒哒哒~~~”

    背着单肩挎包的林磊,尽管骑弯把自行车,可并不是很快,而是在清晨缓行。

    自行车骚花鼓的响声油腻入耳,林磊很喜欢这样懒洋洋的感觉。

    从宣西小区骑车到三十二中,不到十分钟的时间,林磊所在的高中虽乱,一大早却都是学生陆陆续续上学的身影。

    “四班的大款来了。”

    校园之中,一名染了黄头发的青年,看到骑着弯把自行车的林磊,阴阳怪气对身边的人笑语,有着明显的嘲讽意味。

    不过黄毛也没说错,在三十二中,林磊确实是有名的大款,在九九年这个时候,能别着掌中宝手机、大汉显寻呼,骑弯把自行车来上学的,确实是比较少见。

    以前有人甚至在学校外面,还看到过林磊的母亲,乘坐奔驰车来接他。

    “磊少,借点钱花花呗。”

    存好自行车之后,林磊还没等进校楼门,高一二班黄毛所说的贱话,就让他脸色一黑。

    在林磊看来,黄毛和六班叫刘璟思的人在一起,明显就是等着找事的。

    “跟你妈去借。”

    对于黄毛的挑衅之色,林磊一走一过冷笑道。

    “小比崽子,我看你昨天摔得还不够重,怎么没给你摔傻了呢……”没等黄毛叫完号,一头黄发就已经被大手抓住。

    “轰~~~”

    林磊抓着黄毛的头发,大步冲向不远处校楼的大门,用他的头直将门中所镶玻璃撞碎。

    待到林磊将黄毛的头,从门中碎掉的玻璃中拉出,他头上和脸上,已经留下鲜血,一时之间也分不清伤了哪里。

    “嘭!嘭!嘭~~~”

    林磊拖拽着黄毛头发,往他脸上狠踢,直到三脚过后,对方已经被撅了个跟头。

    “啊~~~”

    眼见黄毛两颗牙都被踢飞,双手虚捂着脸痛苦嘶嚎,六班的刘璟思几人也完全傻了眼,一时之间甚至不知道该如何收场。

    “看来我还是挺狠的,昨天只是被发挥好。”

    林磊握了握右拳,体会着自身的力量,根本没有管头破血流黄毛的意思。

    因为是早晨上学的时间,就在林磊下狠手料理了黄毛,上楼的前后脚,校楼的大门口,已经聚了不少的人。

    在三十二中,打仗斗殴很常见,可是干得头破血流,将校楼大门都撞碎一面的情况,却是颇为严重的。

    与昨天撞昏被人送去医院不同,相隔一天,林磊一大早就将人削进了医院。

    来到二楼高一四班教室门外,看到被硬生生踹开的门鼻子,林磊心中不由美滋滋暗道实力没有减。

    “又将教室门踹开了是不是?”

    突然推开班级门的林磊,看到马相魁和郭阳正在吃生鸡蛋,不由暗叹越是学习不好能作能闹的人,来学校越早。

    “咳~~~”

    似乎被林磊吓到了,郭阳刚刚打入口中的生鸡蛋,竟然呛吐了出来,弄在了别人的椅子上,恶心至极。

    “白瞎了好玩意儿,我特么连饭都快吃不上了,你却在这里大肆浪费,实在是太可耻了。”林磊将淡蓝色的三叶草单肩包,往铺了白布的桌子上一放,从兜里掏出烟给马相魁和郭阳一人甩了一根。

    “老五,你手又怎么了?”

    发现林磊右手上有着一条不大的血口,而且还是新伤,马相魁一脸好奇道。

    “早上二班的黄毛触我霉头,让我给弄了,估计这会儿应该去医院了吧。”林磊点着烟,根本就没将打伤人当回事儿。

    “又进医院?”

    听了林磊的说法,即便如郭阳这样争强斗狠之人,也不由面色抽搐。

    “二班的黄毛,是金欢吧?他在校外好像认识社会上的人,你若是真将他打伤了,就算现在不找你,过后可能也是个麻烦!”马相魁虎归虎,不过却不是一点儿头脑没有。

    “一群小混混,没什么好怕的,来了就往死里削他们,卖了手机都能赔他们一条腿的。”林磊一脸的财大气粗,满不在乎道。

    “艹,只要咱们哥几个齐心,谁敢动咱们就磕他。”马相魁很快就来了情绪,在教室中嗷嗷道。

    倒是老七郭阳对林磊奔放的做派,觉得他与以前不太一样了。

    班上的学生陆续到来,尽管察觉到一些人异样的目光,林磊依旧和没事人似的,到处开始蹭吃的。

    说起来林磊在班上的女人缘很好,因为死皮赖脸往上凑乎的关系,他与很多女同学的关系都不错。

    “一大早来了就和人打仗,你现在是越来越过分了。”一名拎着淡蓝色针织饭盒兜的清秀少女,偷偷瞪了一眼来到她身边坐下的林磊。

    “怎么能说成打仗呢,是我单方面擂那个黄毛,他太面了,根本就没有还手的余地。”对于隐藏着羞涩的清秀少女,林磊不正经笑道。

    “我来的时候,看到班主任了,估计这会儿马上就要过来。”清秀少女从饭兜中取出了一个大苹果给林磊,小声对他提醒道。

    到了快上第一节课的时候,老曹才黑着脸从教室外面走进来,到了讲台这一走一过,看向后排坐着的林磊,都不是好眼神。

    “林磊,你行啊,昨天被人打住院,今天又把别人打到医院里去了,像你这样的害群之马来上课有意思吗?与其影响别人,倒不如干脆不念算了。”果不其然,站在讲台桌前,老曹就已经怒气冲冲,当着全班的面损哒林磊。

    林磊与刘东一众兄弟坐在最后两排,脸皮极厚嘿嘿笑着。

    “听说咱们班有七小福,我倒是想看看都是谁,站起来让大家也见识见识。”曹宪慧是故意想让人出糗,冷笑看着林磊等人道。

    “有什么的啊,都起来。”

    马相魁放开一些声音,对林磊等人召唤,晃晃悠悠在后排站了起来。

    “这才刚刚高一下学期,就开始称兄道弟,我看你们离不上学也不远了。”老曹看着班级后排站起来两片人怒极。

    “你们谁是老大啊?”

    曹宪慧身为女老师,嘴还是比较损的。

    面对兄弟几个,以及班级其他人投来的目光,老大刘东不免有些脸红。

    “怎么,敢当老大都不敢说吗?”

    老曹必定是一早就知道,此时当着全班的面问起,只是看刘东平时老实,可软的捏咕,故意让几个人下不来台。

    “我是老大。”

    刘东有些被逼急了,有着爱咋咋地的意思,大声回应道。

    “真是没看出来,刘东,就你这样的还能当老大呢?”曹宪慧冷嘲热讽笑道。

    “都别机巴看了。”

    马相魁嘴巴啷唧,也不知道是对班上的其他同学说的,还是指曹宪慧。

    对于马相魁虎超超的言语,班里三个青年反应最大,其中两个在整个学年,都是极有影响力的人物,还有一个是老曹的亲侄子藤森,他作为高一四班的班长,一直都与林磊一众兄弟不对付。

    发现藤森、齐宏伟,以及唐恩泽三人要发作,林磊脸上不由露出了阴笑,并且打定主意三人敢哔哔一个字,就当着全班的面上去干他们。

    “林磊、张弛、郭阳,你们三个出去,还有马相魁,你也上外面站着。”似是发现林磊几人要烧起来,老曹鼻子不是鼻子脸不是脸,就将四人撵出班级。

    “正好不太愿意上了。”

    林磊得意洋洋向着教室门口走去,就差来一小段摇摆。

    “恬不知耻,你们给我记住,到了高中没有就已经没有九年制义务教育的那一说,如果想继续做老鼠屎,就等着被学校开除吧。”曹宪慧的怒语,倒是震慑住了几个人,不过林磊却明显不在其列。

    “她也会说学校,就算大校长点头同意了,还可以找市教育局和省教育厅,这要是闹上去,不一定谁走谁留呢。”林磊一脸不屑笑语,明显是故意说给曹宪慧听的。

    尽管知道林磊家里门子广,是通过给大校长上钱进的重点班,曹宪慧还是不由暗骂,从来没见过这么恶劣让人讨厌的学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