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迁怒

第5章 迁怒

“哎呀,你个小兔崽子,反了天了!我跟你说话呢,你当什么哑巴?”褚丽华看到林想不吱声,闷不出的样子就生气,照着她脑袋就使劲拍了一下。

    “你干吗?打傻了怎么办?”林想捂着头瞪了她一眼。

    要不是怕父亲他们怀疑,她真想来个怒打褚丽华。

    林想这一叫唤,林国平回了下头,怒瞪了褚丽华一眼,伸手招呼林想,“过来,上爸这来。”

    林想一溜烟的跑到父亲身旁,抱怨道:“总是打我,不高兴就拿我出气。”

    她没说谁,可大家都明白这指的当然就是褚丽华。

    林国平揉了揉她的头,带着丝歉意道:“都是爸不好……”

    “跟爸没关系!”林想打断他的话,在他的诧异中小声的道:“她从小就不喜欢我,我都知道。”她咬了咬唇,一副小心翼翼的样子,回头看了眼在后面跟着的褚丽华,接着道:“可她也不喜欢小峰,小峰身上到现在都有上次她打的那印呢,拿柳条抽的可狠了。”

    林国平怔了下,问道:“你妈又打你们了?什么时候打的?我怎么不知道?”

    林想纠正道:“不是又,是经常打。跟你说有什么用,还闹得你们不合。”

    林想那一本正经的表情和这些懂事的话让林国平心里一酸,他叹了口气,搂着林想往家走去。

    从几年前那个女人第一次出轨,他就为了两个孩子一直在忍,可现在看来,她根本没有悔改的意思,反而是变本加历了。

    这忍耐还有意义吗?

    一家人各怀心思前前后后的回到了家。

    果然三奶奶一脸八卦的在院子里朝他们家瞅,见了林铁柱和林奶奶回来,探过头来,鬼鬼祟祟的道:“大哥、嫂子回来了?我刚看到大赖子两口子打着架从咱这门口过去了,大嫂子看到了没?因为啥这两口子?我听大彪子媳妇嘴里还骂骂咧咧的,好像在说些啥……搞破鞋,不正经啥的……”

    林铁柱哼了哼,背着手进了家门。

    林奶奶含糊着道:“没注意,我们也没注意。”说完也进了屋。

    三奶奶撇撇嘴,嘟呶道:“没注意?呸,还没注意。竟胡说,这么大的动静还能没注意?糊弄鬼吧……”她大嘴张着,看着这前后进院的林国平父女两和褚丽华,眼里的八卦之火旺盛,问道:“大侄子,你媳妇这咋了,跟人打架了是咋的?”

    林国平脸上僵了下,还没开口,林想大声的道:“三奶奶好,我妈摔了一跤,就这样了。”

    这谎撒的,一看就假。

    林国平和褚丽华同时看了她一眼,二人又不约而同的移开了眼睛。

    林国平朝三奶奶笑笑,进了屋,褚丽华跟在他后面。

    林想轻手利脚的去抱柴火,三奶奶追着问:“丫头,你妈摔哪儿了,咋摔的能把脸摔那么长一道凛子?”

    林想抱着柴火走到门口才认真的道,“就在东面那个大沟那,三奶奶你要不信过去试试看,看能不能把脸划了。”

    三奶奶被她噎了一下,讪讪的道:“这死丫头,我不就问问吗,这么大火气干吗?”

    林想刚一进屋,一个小条帚朝着她飞了过来,她看得清楚,脚下微微一动,闪了过去。心里却有一点小小的得意,重生回到小时候,身体就是灵巧了,这几年在山里可是没白跑。

    褚丽华和林国祥一个站在厨房,一个站在西屋,正在对峙。

    这条帚是褚丽华顺手从炕上拿起来往林国祥那扔的,没扔准,差点砸着林想。

    林想看了看,嘴一咧,就哭了起来。“妈,你干吗打我?”

    褚丽华烦躁的带着丝不屑的看了她一眼,指着她骂开了。“你个**崽子,我打你怎么了,我还是不是你妈,你跟我弄那个死样子干啥?那天发烧怎么没烧死你?从你好了我就没好事……你个倒霉催的,怎么不死了你……”

    她嘴里骂骂咧咧的,但透出的真相让林国平一家人心惊。

    上一世她烧出肺炎,差点烧成傻子看样子是她故意的了,真是个狠毒的女人。

    这一世也是因为发烧,她才重生回来的,不然还得走上一世的老路。

    林国平浑身颤抖着,指着她直哆嗦,“你这个狠毒的女人……你,你你,没治了……离婚,我要离婚。”

    跟这种恶毒又不守妇道的女人一天也过不下去了。

    “离就离,有什么了不起的。”褚丽华斜了一眼他,不耐烦的道:“就你这样的废物,谁稀罕啊!”

    林国平涨红了脸,指着她“……你,你”了半天也没说出话来。

    林想心中疑惑,前世父亲一直忍耐,后来她跟人跑了好几年回来后只是闹了几场父亲就又容忍她回去了,难道说,父亲有把柄在她手里攥着?

    还是说,父亲不能人道?所以被她威胁?

    是个男人都不能容忍这事被宣扬出去吧!

    呸呸,虽然这样想是不地道的,可林想架不住这心里的胡思乱想像疯长的野草一般蔓延,要真是这样,那这事还真不好办了。

    要是褚丽华过的不好了,随便拿来这事来威胁一下,那他们还要不要过正常的日子了。

    这事,关键还在于林国平的态度。

    林想狐疑的看了眼父亲,明智的躲到了爷爷奶奶的东屋。

    “爷爷、奶奶,我什么也没干,我妈拿条帚差点砸着我脑袋。”她先委屈的告上一状,老人的支持很重要。

    房子很小,东西屋都不大,门又都开着,有点动静听得清清楚楚的。

    褚丽华指着东屋又开始骂上了,当然,她主要是针对林想,什么难听骂什么。

    林想可怜兮兮、委曲求全的样子让老头老太太心疼。

    林国平听不下去了,左右看看,顺手抓起一个水瓢朝褚丽华砸去,“咣哐”一声,水瓢正好砸中褚丽华的脑门然后落了地。

    褚丽华吃了大亏,二人撕巴到一起。

    林国平气急了眼,也顾不得以前一直坚守着的不打女人的立场,拽着她的头发就一顿胖揍,把褚丽华打得是嗷嗷直叫。

    这回林铁柱和老伴就当听不到,他们也意识到了,一味的忍让不能解决任何问题,只会让人以为你软弱,从而骑到你的脖子上拉屎。

    褚丽华嫁到林家这些年来的表现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