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灵品白石草!

第3章 灵品白石草!

“小孩子家的,说了你也不懂,还是乖乖呆在部落之中吧!回头让你烈叔,抓几头赤焰虎崽子给你养着玩儿。”

    龙震微笑,看了看身后的黑衣男子。

    闻言,那黑衣男子一怔,立马露出了不满的色彩。

    但只不过,碍于龙震的威严与地位,却又没敢开口,只是一脸冷酷地站着。

    “你不说,我又怎么会懂?”

    龙尘挤眉弄眼。

    他现在,缺的就是修炼宝物。

    如果有机会得到,不管品级如何,都能对他修炼雷武圣体产生莫大的助力。

    “是那制作炼髓丹的四象花,要盛开了啊。”

    龙震有些感慨,又有些无奈地说道。

    “哦,我都没听过。”

    龙尘故作失落地耸肩。

    不过心下间,他却火热无比。

    那炼髓丹,是武者淬体五重修行所需的极品丹药,相当珍贵,非世家子弟所能拥有。

    一枚炼髓丹的份量,估计顶得过小半个霜龙部落了。

    而四象花,则是制作炼髓丹的主药。

    看上去,四象花对于目前几乎毫无根基的龙尘而言,似乎并无作用。

    但事实上,前世身为神君之子的龙尘,饱览万载书阁,什么样的奇书和稀世典籍都有阅历。

    所以,龙尘知道一些别人不知道的。

    那四象花,其实不仅可以用来制作炼髓丹,同时四象花的根茎,还可用来淬体二重练肉的修炼,效果更佳逆天。

    “平日叫你多读读古籍,你偏不听,现在知道阅历少了吧?”

    龙震哈哈大笑。

    “既是阅历少,那更加要出去走走,才能增长见闻啊!书里能添多少亲身经历?”

    龙尘贼笑一身,立马踏出了霜龙部落。

    “回来!”

    龙震嘴角一抽。

    然而,龙尘大步前行,却是理都不理。

    对此,龙震只得将目光,看向了身后的黑衣男子:“阿烈!”

    言下之意,自然是要黑衣男子,跟随过去保护龙尘。

    “是!”

    陈烈无奈,只得点头,然后快步跟上了龙尘的步伐。

    “烈叔,你停留在淬体九重,有多长时间了?”

    龙尘一边走,一边随口问道。

    “小孩子家的,管那么多大人事情做什么?”

    陈烈身体一僵,更是不满了起来。

    毕竟,龙尘的这个问题,可是他心头的一根刺。

    寻常时候,四大部族的人根本没有人敢问。

    要不是,看在龙震的份上,他早就把龙尘给踹飞了。

    “我知道,你只是碍于我爹的命令,才跟过来保护我的。你的内心,根本就不想这么做。”

    龙尘忽然,停下了步伐。

    “知道就好。”

    陈烈冷哼道:“少族长要是识趣,往后还是少出去为妙!”

    “你可以回去了。”

    龙尘挥了挥手:“既不情愿,何须为之?自由随心才能身心舒畅啊!”

    说到这里,龙尘认真地看着陈烈,又补充了一句:“武道修行,亦是如此!”

    说完,龙尘转身便走。

    对于这个陈烈,龙尘其实谈不上什么好感,毕竟在陈烈的心中,对龙尘是不屑一顾的,龙尘又何须热脸贴那冷屁股?

    只不过,陈烈保护过龙尘这具身体之前的主人不少次。

    龙尘不想欠任何人。

    这次隐晦的指点,算是龙尘还他保护之情。

    至于能不能明白,就要看陈烈的悟性了。

    “一个废柴,竟然在教训我武道修行?我没听错吧?”

    陈烈看着龙尘那渐行渐远的背影,不禁目瞪口呆。

    可是,停留在淬体九重的桎梏,却又令他不自觉地琢磨了一下龙尘的话语。

    “既不情愿,何须为之?”

    “既不情愿,何须为之?”

    “好像挺有道理啊。”

    “等等,我好像明白了!”

    陈烈的表情,在短短几瞬之间,可谓变幻了无数次。

    而后,他猛然席地而坐,全身心地放开。

    自由地呼吸着,大自然的泥土芬芳。

    随心地感受着,大自然的草木气息。

    渐渐地,陈烈只觉丹田位置,忽然有什么东西,正在缓缓地‘破土而出’。

    “真……真气种子!竟然凝聚真气种子了!”

    陈烈双眼大瞪,赶忙凝神去感悟沟通。

    不一会儿时间,那真气种子,便是生机勃勃地扎根于丹田之中。

    一缕缕真气,就这么如同潺潺流水般地涌现……

    “哈哈哈哈……想不到我陈烈,也有踏入真气境的一天!”

    实力提升之后,陈烈只觉神清气爽,身心俱畅。

    不过很快,他却又震惊了起来。

    “若不是龙尘的话,我又怎会明白其中的缘由?”

    “可是,他才十五岁,自身实力才淬体一重无法前进,是这赤炎山脉公认的废柴,又怎能,一针见血地指出我的问题?”

    “不可能!不可能!一定不可能的!”

    陈烈越想,就越发觉得不可思议和难以置信。

    然而,他的心却明白,龙尘一句话解决了他的困扰,却是个不可改变的事实。

    “这小子,不会是深藏不露吧?”

    带着好奇而又难以置信的思绪,陈烈赶忙起身追赶龙尘。

    先不说,龙尘指点他的事情,单单龙震的命令,他就不能违背。

    由于有了真气的辅佐,陈烈很快便追上了龙尘。

    只是,在到了龙尘身后的时候,陈烈却脸色涨红,喉咙好像被什么塞住了一般,想说什么又说不出来。

    “有真气赶路,真的是很快呢。”

    龙尘回头一看,就知道陈烈突破了桎梏。

    “多谢少族长指点!”

    陈烈一个闪身,忽然来到龙尘身前。

    咚地一声闷响之下,他竟直接单膝跪地。

    这是他,有生以来的第二次单膝跪人。

    第一次,是他效忠龙震的时候。

    “什么指点?我一个小屁孩,可不懂你们大人的事情。”

    龙尘嘿笑着绕过陈烈。

    “少族长今日恩德,陈烈必定报答!”

    陈烈冲着龙尘的背影,认真说了一句。

    完了后,他便连忙起身,再度跟上了龙尘的步伐。

    虽然,他心头有很多问题,想问问龙尘。

    不过,他自己也知道,他之前对龙尘的种种态度,已经对龙尘这少族长不敬了,自然没好意思问。

    于是这一路上,陈烈就只能闷声跟着龙尘。

    “旷古东荒,还真是对得起这个荒字啊!居然连个像样的交易之所,都没有。”

    龙尘在来到赤炎山脉的交易驿站时,不禁被眼前的情景,给打败了。

    偌大一处交易修炼资源的场所,竟然残破不堪,人迹寥寥。

    即便是在摆摊的人,也都个个无精打采。

    甚至,连句像样的吆喝声,都没有。

    而那些摊上的东西,也都毫无特色,品质极差,几乎没法看。

    “这赤炎山脉,也就我们四大部落的人经常来往,而且山中凶险异常,没有多少人愿意冒险来这边交易的。”

    陈烈在一旁说道:“真正热闹的市场,还得去青龙镇,或者古剑书院所在的百川县。”

    “这怎么卖?”

    龙尘在交易驿站,寻了很久功夫。

    最后,他才在一个左臂裹着染血纱布的大汉摊前,发现了一株灰白色灵药。

    那是白石草,是淬体一重时,练皮所用药物的最好选择。

    虽然说,品级一般,但依龙尘看来,能在这交易驿站搞到一株品级不怎样的白石草,都算得上出门烧了高香。

    实属运气中的运气。

    “这个数!”

    大汉五根食指,在龙尘的眼前比了比。

    “还挺便宜,才五个银币。”

    龙尘笑了。

    “小家伙,是五个金币啊!”

    大汉翻了个白眼,一脸要吐血的模样。

    说完,他还特地指了指那受伤的左臂:“这株白石草,可是我从千足蟒的口中夺下来的,少一个子都不卖!”

    “我靠,你怎么不去抢?”

    龙尘这回,险些跳脚了。

    虽然他,才刚到天武大陆,但透过他这具身体主人的记忆却知道,五个金币相当一个普通老百姓家庭三个月的开支了。

    “这谁家孩子?不识货走一边去啊!”

    大汉冲龙尘一指,立马不耐烦地挥手。

    “少族长,这可是一阶灵品的白石草,一般要卖到八个金币左右,五金币已是非常实惠的价钱了。”

    陈烈凑在龙尘的耳边,小声地提醒了一句:“差点的凡品,只要一金币;而最好的圣品,得五十金币呢!”

    “才灵品而已,凑合吧。”

    龙尘摸了摸口袋,最终只摸到了一个金币,于是笑嘿嘿地拿在大汉眼前晃了晃:“我只有一个金币,卖不?”

    “怎么可能?”

    大汉一看,直接双眼大瞪,再度强调道:“五个金币,分毫不少。”

    “我这有。”

    陈烈手掌一摊,赫然是四个金币。

    “这是你的俸禄吧?我可没钱还呢。”

    龙尘瞥了一眼金币,玩笑道。

    “少族长需要,拿去用便是。”

    陈烈大方道。

    “先借用,有钱了还你。”

    龙尘耸了耸肩。

    以赤炎山脉这穷乡僻壤的情况,他这回要是不凑足了金币买下这株白石草,指不定下回,连一阶灵品的货色都碰不到了。

    “这白石草,我出二十金币买了!”

    就在龙尘拿了陈烈的钱,凑足了五金币准备下手后,突然一道冷笑的声音,从右侧传来。

    紧接着,就见一名身着青衣的少年,带着四名随从,气势汹汹地来到摊前。

    啪嗒!

    一个钱袋扔下,那青衣少年直接抓起了白石草。

    “不多不少,刚好二十枚金币!”

    大汉连忙打开钱袋数了数,然后眉开眼笑,对那青衣少年千恩万谢。

    “曹青!”

    龙尘见状,不禁眸光皱冷。

    “想要白石草?”

    曹青拿着白石草,在龙尘面前晃了晃,可谓一脸的幸灾乐祸。

    看上去,全然一副偏不给你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