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突来的变故

第4章 突来的变故

“疯女人,简直就是一个疯子!”

    苏杭捂着被孙怡然砍了一条口子的手臂,一边走一边骂。

    虽然手臂在流血他却没有感觉到一丝的疼,因为苏杭那货急了就狠狠地吻了孙怡然一把,法式湿吻那种,估计那丫的现在还在自己的房间中回味呢!

    “你这是怎么了?”一走进苏大伯家,站在院子里忧心忡忡的李露雪看着苏杭滴血的手臂问道:“被狗咬了?”

    “是啊!被一条母狗咬了一口。”

    苏杭答道。

    “我滴娘嘢!”苏杭抬起头一看眼前的李露雪脱口而出道:“尤物啊!”

    原来李露雪刚刚洗完澡,换了一套白色logo的休闲装,长发披肩的她,在阳光下是那么的迷人,特别是胸前那高高耸起的部位,不仅让苏杭又想起了刚刚在山上的艳遇,李露雪的胸部跟孙怡然的在伯仲之间,应该都是特大号的.....

    “你....”李露雪脸一红,本想骂一句‘流氓’的,可她却没有骂出口,不知道为什么,眼前这个男人身上。

    有种她难以抗拒的吸引力,那种能让女人神魂颠倒的魅力,对每个女人来说都是致命的。

    山上那位泼辣的孙怡然也不例外,都被苏杭那种别人没有的魅力深深的吸引着。

    “你有没有觉得身后有双眼睛在盯着我们?”苏杭看了看四周后神神秘秘的对李露雪说:“我感觉到附近有杀气!”

    “是吗?”李露雪神经一紧道:“不会吧?”

    “哈哈,开玩笑的啦!”苏杭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大笑道:“我就是想吓唬你一下。”

    “坏蛋。”李露雪脸一红道。

    这一句亲昵的‘坏蛋’一出口,李露雪自己都吓了一跳。

    “我这是怎么了?从一见到他就心神不宁的!”李露雪在心里暗道。

    也对,天生冰冷的她,喜欢不苟言笑,因此别人都在背地里叫她:“冰美人!”而今天,她却在苏杭的面前像只温顺的绵羊一般,不觉脸上有些发烫。

    “对了苏杭,你能带我出去转转吗?”李露雪忽然想起此行的目的,她一脸恳求的望着苏杭道:“给我做向导好不好?”

    说完便羞红着脸低下头不敢直视苏杭的眼睛,李露雪为自己如此小女人的言辞行为感觉到羞愧的同时,心里又好像有种莫名的期待,期待眼前这个人能保护她一辈子.....

    越想她就越觉得害羞。

    “没问题,我记得有个地方的风景独好。”

    听了李露雪含情脉脉的请求之后,苏杭也想起了小时候他常去玩的一个地方,有些远,走路的话需要半个多小时呢!

    李露雪见苏杭答应了,便满心欢喜的上二楼的房间中跟吴雨霏和王伟交代了一些事后便独自跟苏杭出去了。

    “那个男人不简单。”王伟跟吴雨霏并肩站在阳台上,王伟看着苏杭的背影皱着眉对一旁的吴雨霏说:“估计十个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今天苏杭踢他的一脚王伟心里很清楚,苏杭只用了不到一半的力,如果是全力的话他自己估计就永远的趴下了。

    “不管他多厉害,只要他妨碍我们一样只有死路一条!”

    吴雨霏眼睛中散发出一种带有杀气的寒光道:“再厉害也只是血肉之躯,我就不信他能挡得住子弹!”

    此刻吴雨霏的眼中没有丝毫的善良之意,取而代之的是深邃不见底的仇恨和愤怒。

    半个小时后....

    “我说苏杭,你到底要带我去哪啊?”李露雪上气不接下气的在一处半山腰停下脚步望着走在她前面的苏杭问道:“我快走不动了。”

    李露雪喘着粗气的时候,胸脯也跟着一颤一颤的,煞是好看。

    “快到了。”苏杭将目光从李露雪的胸脯上移开指着前面一座光秃秃只有石头的山包答道:“就是那里。”

    苏杭手指的山名为‘雨台山’海拔四百米高,站在山顶上能够俯览整个十里桃花乡。

    当两个人爬上雨台山的时候,眼前的景色都让他们感觉到一阵莫名的兴奋,只见无边际的桃树在各个山林田间纵横交错,还有那如同脊梁一般的梯田,阳光洒在农田的水面上波光粼粼好似千万盏烛火。

    “好美啊!”李露雪嘴角露出一对浅浅的酒窝,微微一笑道:“这才是真的叫做大自然的风景!”

    而苏杭却感到心中百感交集。

    他记得小时候经常跟村里的孩子到这里来玩,在雨台山侧面的悬崖半中央有个天然的洞穴,非常隐蔽,小时候他常常跟人带着玉米跑到山洞之中烤来吃,虽然年纪小,一个个烤玉米的技术可以说是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了。

    偷偷的从家里将猪油和香油等食用油偷出来,一边烤一边往玉米上浇油,黄灿灿的玉米烤熟之后十分的香甜清脆可口。

    时光冉冉,16年的光阴似箭,往事历历在目却早已物是人非,不知还有几人能认出他这个晚归人?

    “苏杭,你看起来怎么心事重重的?”李露雪侧过脸望着苏杭问道:“是不是有什么不开心的事?”

    “没有!”苏杭嘴角泛起一丝不咸不淡的微笑道:“或许是我看习惯了这里的风景,所以才没有你那么激动吧!”如今的他早已不是当年那个不懂事的小孩子了,而是一个铁骨铮铮的男子汉,早已没有了那种向人倾诉的习惯。

    “好吧!”李露雪像个小姑娘一样的耸耸肩道:“你不说我也不勉强。”

    “苏杭。”忽然李露雪眼珠子一转望着苏杭说:“我们可以交个朋友吗?”说完她的脸上便立即浮现出一抹彩霞。

    其实李露雪把吴雨霏两人留在苏大伯家,打着独自去考察的旗号就是为了单独跟苏杭在一起。

    因为她太想了解眼前的这个男人了。

    在李露雪的眼中苏杭就像是一个巨大的谜团,就连他的背影都是那么的有神秘感,最主要的是苏杭能给女人一种自然的安全感,好像站到他身旁即使天塌下来也不会伤到自己那样。

    而女人最需要的就是这样的一种安全感,值得一个女人托付一生的安全感。

    “走!”苏杭忽然猛的拉起李露雪的手道:“跟我走。”

    “怎么了?”李露雪一边跟着苏杭的脚步小跑起来一边不解的问:“怎么了?”

    “你先别管,跟着我走就是了。”苏杭严厉的说:“现在没时间跟你解释。”

    与此同时山脚下几名提着类似球包的黑色布口袋急急的向山顶走来,这几名身材魁梧的大汉首重的包里好像有什么较重的东西,苏杭一看他们手中的布包就知道里面是枪,而且几名大汉走路下盘沉稳有力,一看就是练家子出生,苏杭不确定是他的仇家找上门来还是眼前这个女人的仇家,可是不管是谁的仇家现在都要躲起来,好在几名大汉在山脚就被苏杭发现了。

    山下有障碍物,距离也较远,一般的枪是打不准的。

    这也是为什么那几名大汉没有再山脚开枪的主要原因。

    “跳下去。”苏杭拉着李露雪来到雨台山侧面的悬崖边后转身对李露雪说:“想要活命就跳下去。”

    “啊!”李露雪刷的一下脸色变得苍白,她有些惊慌失措的望着苏杭:“你...你想对我做什么?...你...”

    “真是麻烦。”

    苏杭没等她说完便伸出手将她强行抱了起来,就像新郎抱新娘子一样,然后用力一跃跳了下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