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67章 奋发的『No Name』

第1067章 奋发的『No Name』

箱庭世界,因为無鸣击败绝对恶的功绩,『』被白夜叉赐予了地域支配者的名号,再加上旗帜的夺回,共同体也得以迅速发展,不过『』依旧没有名字。

    因为是被魔王夺走的,因此想取回名号,必须获得获取『』名号的契约文件才行,然而这何其困难,『』的旗帜如果不是有人有意释放阿兹·达卡哈,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找到呢。

    而且还有被魔王夺走的『』成员,也得全部找回来才行,这实在不是一件易事。

    不过,如果按照逆回十六夜的话来,那就是——

    “这样才有趣,不是嘛!”

    『』会议室,刚分析完『』目前缺陷的仁,看着站起身来一脸兴奋的十六夜,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没有什么。

    “有趣什么啊有趣,十六夜先生的脑回路总是和别人不一样啊!”黑兔不由自主地开始了吐槽。

    然而久远飞鸟却站在了十六夜这边。

    “十六夜的没错,这样对本姐来才有挑战性。”

    抱着三毛猫的春日部耀也点了点头。

    “有趣。”

    “有趣什么有趣!飞鸟姐和耀姐很明显就是为了玩才这么的吧!”黑兔气得耳朵一跳一跳的。

    “可别这么啊,黑兔。”十六夜肆意地笑着,看向黑兔。

    “维洛那家伙可是自己一个人就击败了人类最终试炼绝对恶的啊,本大爷怎么能被落下呢!”

    “我们也不是需躲在他身后的娇弱花朵,是这样的事情总是交给维洛去做,我们岂不是很没面子。”久远飞鸟接了一句。

    “所以,我们必须完成连维洛也没有完成的事情才行。”春日部耀的眼神变得坚毅。

    坐在一旁的蕾蒂西亚不由得一笑。

    她算是看出来,这三个问题儿童确实有着出风头的意思,但蕴含在其中更多的是,他们也想承担起共同体,不想再让無鸣一个人承受一切了。

    不过,他们还不够强。

    毕竟,無鸣之所以在阿兹·达卡哈被放出来时不找『』的人帮忙,不还是因为他们太弱了嘛。

    当初面对持有根源黑泥的阿兹·达卡哈,無鸣自己都不敢百分百能赢,怎么会牵扯到其他人。

    不然無鸣也不会以自身为诱饵缠住阿兹·达卡哈,不让他出去肆虐了。

    否则,以当时阿兹·达卡哈的强大,箱庭下层这次估计能死伤殆尽,『』的人能否全员幸存也两。

    “那你们得快点变强才行哦。”蕾蒂西亚微微一笑。

    而就在这时,一道光点出现在了会议室桌子的上方。

    光点陡然分裂,化作几份,以众人反应不过来的速度,融入了在座每个人的身体中。

    闭着眼睛感受进入自己体内的那个光点传来的信息,几秒后,十六夜猛地睁开了眼睛。

    “还是被那家伙甩在后面了。”

    不过十六夜也没有因此而沮丧,反而笑容格外地灿烂了。

    “不过,这倒也是变强的途径,看我用维洛这家伙的东西追上他,到时候有他哭的!”

    刚才进入『』众人体内的,正是無鸣制造的“系统”。

    “而且还可以去当救世主哦!”久远飞鸟眼睛闪亮闪亮的,仿佛是对救世充满了兴趣。

    “还有奖励可以拿。”春日部耀出了重点。

    这同样也是十六夜所的“变强的途径”。

    “而且还可以选择团体奖励,太了,仁少爷,这样我们共同体就可以更加迅速地发展了!维洛先生怎么会制作出这么强力的恩赐啊!!!”黑兔一脸欣喜。

    “这奖励还真是这下子就算是寻找以前共同体成员和我们『』以前的名字也就更加方便了,维洛先生还真是帮了大忙了呢。”仁的脸上也露出了止不住的笑容。

    “不愧是我的主人。”蕾蒂西亚倒像是习惯了他的主人能搞出让人惊讶的事情了。

    然而蕾蒂西亚却发现,一直没怎么有发言权,也一直不怎么发言的佩斯特,此刻像是魔怔了一般,待在了原地。

    “怎么了,佩斯特”奇地蕾蒂西亚走到了佩斯特身边。

    “啊没事”佩斯特被吓了一跳,立刻转身背对了蕾蒂西亚。

    然而佩斯特怎么看都不像是没事的样子。

    “我我先出去了”佩斯特完,头也不会地就跑了出去。

    之后,蕾蒂西亚在佩斯特的座位处,发现了几滴泪水。

    跑出去的佩斯特眼泪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因为,無鸣给她的那份“系统”里,带有無鸣的一段留言。

    “我已经调查过了,太阳进入冰期导致黑死病爆发,其实是为了抑制一种人类最终试炼,只你的实力足够,到那时,我一会帮你解决人类最终试炼,这样,白夜叉也就没有理由再让太阳进入冰期,黑死病诞生的历史也会被改变。再加上这里是箱庭,你也不用担心自己会因此消失,不到那时候,不用我出手,你和『』的同伴们就可以将那个人类最终试炼干掉哦,所以,无论是重新召唤回威悉和拉婷,还是改变黑死病诞生,我都想让你自己亲自完成,通过我的给你的这个恩赐,努力变强吧,我的女仆。”

    回想着这段话,佩斯特的眼泪掉落速度开始加快,步伐也逐渐加快。

    最终,来到自己的房间后的佩斯特终于忍不住,放声哭了起来。

    “呜呜啊啊啊————!”

    不知何时站在佩斯特外背靠墙壁的蕾蒂西亚,露出了淡淡地微笑,并出了一如既往的话。

    “不愧是你呢,我的主人。”

    型月世界,坐落于南极中央冰山上的迦勒底内部。

    因为無鸣和泽尔里奇的关系,迦勒底成功地存活了下来,保存在冷冻藏的那几十个御主也都从冷冻藏里醒来,被送到医院进行了治疗。

    现在,明白人都知道了迦勒底不惹,也只是那些宵之辈还敢打迦勒底的注意。

    但是,这些宵之辈,就算是奥尔加玛丽所在的阿尼姆斯菲亚家,也足够将其解决。

    等到奥尔加玛丽完全习得第三法后,迦勒底不可以成为魔术师世界的又一大影响力。

    也仿佛是映照着迦勒底美的未来,这段时间迦勒底的天空经常放晴,不过这也不是坏事。

    咕哒子和玛修,时不时便会出来走走,虽然稍微有点冷,但这份安逸是换不来的。

    今天,两人依旧在外面散步。

    “话,玛修,你知道迦勒底是在南极吗?”咕哒子突然开口。

    玛修脑袋不由得一歪。

    “南极不,前辈,我也不是很清楚,毕竟我没怎么出来过。”

    玛修毕竟是迦勒底人体实验的产物,自然是不清楚的。

    “这样啊”大概也是想到了这一点咕哒子有些落寞。

    “今天我是从医生那里知道,迦勒底处在南极中央的冰山上,我原本还以为是在喜马拉雅山脉上呢,嘿嘿~”

    毕竟是世界第一高峰,正常人一般都会这么想吧。

    就算不这么想,也不可能会想到迦勒底竟然在南极雪山上。

    “这个问题我倒是没有想过。”玛修抬头望天,默默地道。

    “其实,我只能够看到蓝天就满足了。”

    看着这样的玛修,咕哒子便感觉格外地心疼。

    而这时,玛修突然咳嗽起来了。

    “咳咳——”

    “玛修!”

    咕哒子立刻搀扶住差点跌倒的玛修,一丝鲜血从玛修捂着嘴巴的手掌缝隙里露了出来。

    玛修的身体已经到极限了,作为英灵附身实验的试验品,玛修能够活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了。

    而陪伴着咕哒子度过了七个特异点,就算是有着加拉哈德的灵基存在,玛修的身体也已经千疮百孔。

    也就是,玛修命不久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