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祖龙神体

第1章 祖龙神体

苍澜之下,强者林立,唯有更强方可长存。武者不断追随先祖的脚步,利用血脉之力唤回更多的先祖的力量,凝练元力,不断突破自我,从而觉醒武脉,这,不仅可以获得更加强大的力量,更是一种质的飞跃。

    有这样一段武道俗语:

    武脉有九重,一重元素醒,二重降命星,三重生元火,四重霸体横……

    对应的,武师,武宗,武尊,武王……

    天葬神地,南域一处断崖下方的一棵古树上,此时正挂着一个人,一动不动,不知道是昏迷了还是已经死亡。

    过了良久,突然,一声惊喝从那人口中发出,“婉儿,婉儿……不要啊……,苍澜之上,不去也罢……不要离开我……”

    由于过于激烈,树上的人身体挂不住了,从那古树上摔了下去,掉在了地面。

    这人面目悲伤,双目中全是泪水,掉在地上之后也不知道疼痛,只是愣愣的望着天空,口中不断的呼唤着“婉儿”,也不知这婉儿到底是他什么人,让他这样的痛苦。

    良久,这人似乎是意识到了自己的处境,他才不在呆愣,而是转头四处的看望,嘴里呢喃,“这是哪里?莫非我被打进了空间道痕里?掉到了别的地方?”

    一边自语着,这人面上没有表情,伸出了自己的双手,摸了摸自己的脸,“不对,自己的脸怎么可能这么光滑?”

    突然,一股剧痛猛然在脑袋中爆炸,“啊……”他一把抱住自己的脑袋,整个人都躺在地上,拼命的打滚,“这是怎么回事儿?是谁?你是谁?你的意识为何要侵入我的脑海?”

    “不对,这不是侵入,这是融入,这是怎么回事儿?”

    疼痛持续了很久,然后才逐渐减弱,终于,他渐渐地平静了下来。

    过了良久,他好不容易的又坐了起来,但整个人却像傻了一样,“我,我竟然附体重生了?还融合了这个本体的意识?”

    他,乃末法世代最为杰出的天才,以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体质,硬是顶着末法时代,天地元力稀薄的荒凉环境,觉醒武脉九重,成就武祖境界,可是,终因他资质太过平凡,自踏入武祖之境一层后,便再难有存进。

    他为此等待了上千年,终于,繁法时代降临,天地回暖,元力逐渐充盈,他苦心筹备了数百年,准备胎涅换血,行逆天之事,踏入武祖巅峰,寻那远古遗路,欲上苍澜之上。

    可惜,他失败了,苍澜降下神罚,他的婉儿,为了护他,被神雷炸死,那一刻,他悔的刻骨铭心,那一刻,他不再向往苍澜之上,他只想挽回婉儿,但是,终究是晚了。

    于是,他放弃了所有反抗,随着他的婉儿死在了神雷之下。

    “呵,真是讽刺,我竟然重生了?这是想让我继续活在悔恨中么?”

    这时,婉儿临死时的话在他的脑中回响,“好好活着,不要再执于武道,世界那么精彩,也不要再想念婉儿……”

    好好活着……

    很痛,很痛,断崖下,他坐在那里,眼泪默默地流着,一动不动,从早晨,到中午,又到了下午……

    终于,他轻轻的站了起来,目中带着不甘和狂傲不屈的眼神,低声怒喊:“苍澜,哪怕是失败千万次,哪怕是要从头再来,我也一定要上了你!我一定要踏上武道之巅,独揽风景。”他有一股执拗,越是失败过,他就越要成功。

    “我堂堂无上武祖,莫非死了一次就要放弃武道么?”

    好久好久,他逐渐收敛了情绪,通过脑海中的记忆,熟悉起自己此时的情况。

    “婉儿,你等着,等我踏上苍澜,一定会将你复活。”

    江离,天葬神地南域十万里大地上四大武道家族之一,江宁城江家的公子,少主,家主唯一的后代,地位显赫,但自幼无法修行,原因无人知道。

    “这本体原名叫江离,那好,自己以后便叫江离好了,这个小家伙,活得也够凄惨,罢了,既然你的意识已与我融合,{我们}会继续好好活着的。”…

    “江离”低语着,伸出双手打量起自己此时的身体,忽然,他发现,自己的手腕处竟然有一个手环,做工非常精细,仔细看,上面有九条张牙舞爪很是漂亮的神龙雕像浮现,在那手环的接口处,镶嵌着两颗珠子。

    江离大惊,“这,这怎么那么像传说中龙族的至宝,九龙升天棍?莫非,这江离乃是神龙血脉的后裔?”

    前世,他已是武祖之境,修为通天彻地,十方神天他都可以横着走,什么宝物他没见过,但是,此时他手腕上的这个钢环却让他震惊的不能自己。关于这个至宝,他当然没有见过,但是在很多的典籍中,都有着关于它的记载,绝对是逆天至极的宝物,是神龙族传承神物。

    “这东西传闻随机出现在神龙血脉后代的身上,乃龙族至宝,自己难道真的这般幸运,附体到了神龙血脉的后代身上?不对,这怎么可能,神龙血脉的后代都是大气运之人,怎么可能被自己附体?”想到这里他,他脸色忽然变得非常难看,“莫非,自己是这人命中注定的垫脚石?日后本体会苏醒,将我的意识囚禁?”

    又一转念,“那也不对,自己与本体意识已经融合,不可能分离了,莫非这是本体的气运不足,产生的变化?”

    “罢了。”江离想了片刻,便放弃不再想了,“这东西还不一定是真的,自己现在体内元力全无,武技灵决全都施展不了,更别谈道痕了,根本无法鉴定此物的真伪,说不准是江家之人见识渊博,仿造的这九龙升天棍。”

    “还是先离开这里吧…”

    江离抬头向着断崖上面望去,随即皱了皱眉,“这么高。”又看了看四周,“这一看就是裂缝式断崖,四周根本没有出口,只能爬上去。”

    “天色快黑了,这断崖中不知道有没有什么蛮兽,自己必须尽快上去,可不能刚重生便死了。”

    “泰雅这个侍女绝对有问题,自己离开江家出来只有自己和她知道,但竟然在这断崖处遭到了袭击,害的自己被打下断崖,等上去之后一定要把这件事查清楚,否则自己还会被别人谋害。”

    想清楚自己此时的情况后,江离马上检查起自己的身体,顿时,他的眉头又皱了起来。

    “自己受了一掌,体内武脉尽数受损,身体更是糟糕至极,而且还没有半点修为,这样子别说爬上去,就是呆在这断崖下面都不一定能活多久。”

    此时的江离,已经是两个意识融合后了,他想起自己的父亲还有自己的身体,“上天赐予我这样的父亲,自己一定要好好报答他,他用所有的爱来关怀自己,从不在意自己的废体,而且二十年来,竟然也没再找个别的女人要个二公子,自己现在已经掉下这断崖不知道多久了,父亲肯定很着急,自己一定要尽快回去见他。”

    前一世,虽然体质平凡,但终究是武祖境界的无上强者,遇到事情还是很理智的。

    江离决定先找个隐秘的藏身之地。

    这时,他的目光落在了身前的古树上,却见那古树的后侧,有一个不大的壁洞,野草丛生,似乎很久没有生物出入过了,应该是原来的野兽死在了外面,现在是无主的。

    古树不太高,江离忍着身体的疼痛,爬了上去,钻进了洞里,果然,如他所想,这里没有任何东西。

    放下心,他又到外面折了很多树枝,将洞口堵上。这样一来,不注意的情况下,蛮兽是不会发现这里的。

    处理好这些后,江离开始检查起自己的身体,他要凭着自己武祖的见识,找出自己不能修炼的原因,然后解决,再然后就是修炼。如今他没了武祖的境界,但他有武祖的认知和见识,即便一切从头再来,但他相信,自己用不了多久,便可以再次回到那个巅峰。

    随着检查的深入,江离的脸色开始产生变化,时间流逝,他对自己此时身体的认知越来越深刻,最后,纵然是武祖重生,但他依旧忍不住大笑了起来……

    “末法万载,哈哈,却是苦了这祖龙神体了,硬生生无法修炼,哈哈,怪不得自己会在他身上重生,气运必然是想要借着自己末法逆天修行的气运来使这祖龙神体得以觉醒,只是想不到的是,末法已经过去,繁法来临,这一切都白做了。”

    “虽然失去了所有修为,但老天竟赐我如此神体,真是让我爱不释手啊。”泰浩一边想着一边自恋的摸着自己的身体,对于一个执迷于武道的疯子来说,这个身体,这个神体,简直就是一具赤果果的美女啊。

    “前世,自己若是有这祖龙神体,还哪里需要胎涅换血?定然可以顺顺利利的成就武祖巅峰……看来,这九龙升天棍也是真的了……老天这是开眼了么?欲助我踏上那武道之巅?……”

    这时,就在江离沉思的时候,一道黑影陡然从洞外一闪而过,随后在沙沙声中远去……

    江离一惊,马上回神儿了,不由暗道:“现在太危险,自己得赶紧修炼一番,离开这断崖。”

    ……

    上一世,他虽然体质平凡,却硬是修成武祖之境,可见他毅力之鉴定,悟性之强大。这一世,天地回暖,他又有祖龙神体,武道之巅,苍澜之上,还会那么遥远么?

    “婉儿,等我…武道再难,我自纵横,红颜如海,你依旧是我最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