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王字倒着写

第2章 王字倒着写

“陆哥,你要的东西我都给你带来了。”蒲明递上一个储物袋,神情带着掩饰不住的焦灼:

    “你真的要去新界吗?”

    陆渊在经过他小摊时塞给他的那个储物袋里面不止有陆渊这些年积攒的全部身家,还有一些陆渊让他帮忙收集的各种东西的清单,也不知道他是怎么在被追杀的间隙中准备这些东西的。

    蒲明在收集齐全之后,马不停蹄的赶到了御兽宗在罗浮城的营地。

    陆渊抬眸看了一眼第三次从他房门前“路过”的御兽宗弟子,笑着接过了储物袋,自嘲道:“我还有得选吗?”

    蒲明霎时红了眼眶。

    吴老他们说,开荒约等于炮灰,而像陆哥这种的,肯定是炮灰中的炮灰!

    “陆哥。”蒲明的声音带出了几分哽咽:“我永远都会记得你的!”

    陆渊:“···”

    老子还没死呢!

    “好了!”陆渊无语片刻,淡淡的瞥了一眼第五次从门口路过的御兽宗弟子,摆摆手下了逐客令:“人见到了,东西也送到了,你可以走了!”

    据他所知,御兽宗征集开荒者的进度比起其他大宗门落后了不止一点半点,他在众目睽睽之下加入了御兽宗的开荒队伍,不管是为了御兽宗的声誉还是征集开荒者这件事能够顺利进行,至少在离开修真界之前,御兽宗绝对不会让他出任何事!

    这也是他选择御兽宗的原因。

    “好吧。”事情已成定局,蒲明再焦躁也无法改变,他抹了把脸站了起来,望着陆渊的目光带着几分郑重:“陆哥,保重!”

    在新界那种陌生又危机四伏的环境下,像陆渊这种类似于避祸才加入开荒者队伍的肯定更加不受御兽宗高层待见,而没有后台还会被穿小鞋的炼气三层散修,生存下来的机会着实非常渺茫。

    或许这次分别,就再也没有再见的机会了。

    他把自己这些年攒的灵石又硬塞给陆渊一半后,耸拉着脑袋离开了御兽宗的临时营地。

    ****

    门口的御兽宗弟子跟着蒲明前后脚就走了,没有掩饰,就像是光明正大的告诉陆渊他就是奉命来监视他会不会有什么异动一样。

    而对一个炼气五层的散修给炼气三层的散修带的储物袋,他实在提不起兴趣。

    陆渊不以为意,关上门布下警戒法阵之后,脸上的表情松懈下来,更带着一股掩饰不住的疲惫之色。

    为了逃脱那两个黑袍人的追捕,他越阶使用秘法,修为也从炼气七层跌落回了炼气三层,接连重创让他的精神近乎达到了临界点,此时放松下来,识海眉心更像是针扎了一般的疼痛!

    他的修炼天赋的确不算很好,可再差也不会在两年的时间内原地踏步,之前在吴老蒲明他们面前透露的炼气三层修为也只是障眼法罢了。

    若不是他这种谨慎的性格,只怕也不能在罗浮城安安稳稳的生活两年。可惜,一切还是回到了原点···

    陆渊内视丹田,经脉在灵力风暴的强烈冲击下呈现出一种干枯萎缩的状态,有些位置甚至已经龟裂,再也不复之间的莹润。

    痛感如慢刀割肉一般,一下一下的几乎让人失去理智。只有一小缕跟发丝差不多粗细的灵力在经脉中缓缓游走,但却连游走一个小周天都很难做到。

    陆渊长叹一声,取出储物袋中被他以五十颗下品灵石卖出,又被蒲明用八十颗灵石买回的白芝。

    白芝药性温和,固本培元,对他现在这种伤势效用正好,只是直接服用的话,肯定会浪费一部分药效,现在也只能将就了。

    他至少要保证在离开修真界之前,恢复一定的修为!

    留给他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

    “那个储物袋里是什么?”

    另一个房间中,王安正皱眉看着水镜中正盘坐静修的陆渊。

    他看起来不过二十出头,剑眉星目,气息绵长而厚重,竟是筑基初期修士!

    “几十颗下品灵石和一些稀奇古怪的低阶法器。”坐在他身边的中年男人笑道:“还有非常多的各种灵植的种子,但是全都是一些不值钱的低阶灵植,没什么特别的。”

    说到这里,中年男子的脸色变得有些古怪。

    他知道散修生存艰难,所以基本上什么炼器,炼丹之类的杂七杂八的技能都会一点,只是绝对算不上精通。陆渊这种的,可能是比较擅长炼丹的散修吧,只不过是些种子···

    他难道还想去新界种地不成?

    中年男人叫江宁,也是筑基期修为,可他现在的寿数已经接近两百,潜力耗尽,在宗门的话语权自然不能跟年轻的筑基期修士相比,所以言语间更显温和。

    他们其实对陆渊的做法很不解。

    要知道就连那些妄想一飞冲天的加入开荒者队伍的散修在这种时候都知道囤积丹药和法器,为自己增加生存的机率,怎么这个敢于利用御兽宗躲避仇杀的修士好像完全没有这方面的意识?

    王安冷笑着挥手间打散了水镜,眉宇间有压抑不住的暴躁:“师兄,我真的不能弄死这小子吗?”

    御兽宗征集开荒者的进度并不理想,范烨师叔是抱着千金买骨的想法,向世人表示只要加入了御兽宗的队伍,御兽宗必然会护人周全。现在还没见到成效,肯定不会让王安自打脸。

    “应该是不能的。”江宁只能苦笑。

    王安顿时感觉更烦躁了。

    这种烦躁在从他知道在罗浮城坐镇的金丹期师叔范烨因事离开,让他暂时坐镇罗浮城开始,到上面通知他从第三批次调到了第一批次前往新界加剧,直至知道范烨的离开隐约与水镜中那个修为不过炼气三层的散修有关达到了顶点!

    新界开荒是要拿人命去填的!

    现在知道内情的人都把第一批开荒者队伍叫做死亡集中营,可想而知危险性有多大。

    他现在恨不得把陆渊千刀万剐!

    憋了一肚子火却无处发泄的王安像只暴怒的狮子般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最后拍碎了一张桌案后扬长而去。

    哼!陆渊···

    等着瞧罢!不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样红我王字就倒过来写!

    江宁望着一地狼藉神色莫名。

    这好像是他的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