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要不,我来试试?

第2章 要不,我来试试?

林萧冷不丁冒出的一句话,让在场所有人的心情更不好了,不过此时也没人有闲心去嘲讽他,只是面带讥诮的冷眼旁观,等着看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实习生出丑。

    “嗯?你是哪一科的实习生?怎么现在才来?”陈副院长皱了皱眉,“你刚才这话的意思,莫非你见过萧小姐这种病症?”

    林萧刚想说自己何止见过,还治好过一例呢,不过话到嘴边却又收了回去,毕竟自己的离奇遭遇没法解释啊,恐怕说出来会直接被送到精神科去吧?

    于是他只能含糊道:“这种病症……我以前在一本行医手札上看到过,而且还记载了针对性的治疗方法。”

    “喂,我说林萧,你就别来添乱了吧,想出风头也不看看时候,连唐主任都诊断不了的怪症,难道你比主任还厉害不成?我看你还是去特护科当你的男护士吧!”陈副院长还没开口,倒是王婧婷先跳了出来,一脸不屑的嘲讽道。

    林萧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并未理会,王婧婷的脸色比以前更红润了,想来里面少不了唐主任的“滋润”,这骚蹄子估计是记恨自己撞见了她的丑事,因而处处针对自己,甚至沈雨晴与自己分手这事,也少不了她在煽风点火,毕竟她们是好闺蜜。

    “特护科?”陈副院长有些诧异,院里从来没有实习医生被调到护理科的先例,看来这小伙子是被人穿小鞋了,不过现在他关心的不是这个,也不是王婧婷那些阴阳怪气的话,而是眼前这个叫林萧的年轻人,究竟能不能治好萧小姐的怪病。

    罢了罢了,死马权当活马医吧!好歹试上一试,总比什么都不做就自认无能地让萧家人转院要好,若是那样的话,人民医院在江州上层圈子的名声可就全毁了!

    陈副院长思忖了片刻,还是详细地将萧小姐的病症描述了一遍,林萧越听眼睛越亮,没错,就是那种病!

    不过梦境毕竟是梦境,林萧还是留了个心眼,语气相对保守地道:“陈院长,根据您的描述,这位萧小姐所得的怪症和我知道的应该是同一种病,如果您信得过我,那就让我试试吧,不过我也不敢说有绝对的把握。”

    王婧婷一听林萧这么说,脸上更得意了:“林萧,我劝你还是有点自知之明的好,这位萧小姐的身份来头大得很,要是被你弄出个三长两短,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我大概有七成把握,而且我采取的是中医疗法,情况再不济也不会比现在差。”林萧直接忽视了王婧婷,双眼坚定地看向陈副院长。

    后者略微迟疑了一下,眼前的年轻人虽然还有几分稚气,但眼神中透露出的自信与坚定却是让他大为欣赏,当下心一横,咬牙道:“好!那就看你的了,小林。”

    “陈院长,您……”王婧婷一脸惊诧,还想再说些什么,却是被陈副院长挥手打断,“哼!时间紧急,你再废话,实习成绩作废!”

    王婧婷被陈副院长严厉地话语吓到了,再不敢多言,只是恶狠狠地瞪了林萧一眼,怨恨地低下头。

    当林萧跟着心急火燎地陈副院长往贵宾病房走去,所有门诊医生都是长出了一口气,甚至对挺身而出的林萧暗生感激,唯独王婧婷依旧冷言冷语:“哼,我看林萧那傻大胆什么都不会,居然也敢乱出风头?我看他怎么收场!”

    唐主任则是一脸阴鸷地看着林萧离去的方向,一语不发……

    贵宾病房门口,几名西装革履气度昂然的保镖拦下林萧,直到陈副院长与一名管家模样的中年男子交流片刻后,才退到一旁,林萧见状不由得也有些紧张起来,他知道里面的病患身份不凡,但没想到会这么夸张,简直跟某些小国家的元首有的一拼了。

    装修典雅温馨的病房里,所有人都退了出去,只剩下林萧与一名经验丰富的特护阿姨,一名身段修长的女孩安静地躺在洁白的病床上,女孩儿很美,只是那精致的容颜却因病痛显得毫无血色的惨白,一对好看的秀眉紧蹙着,长长的睫毛微微颤抖,额上更是沁出豆大的汗珠,说不出的惹人怜惜。

    中医讲究“望闻问切”,林萧走上前去,稍稍检查了病人的瞳孔与舌苔,搭了一手脉后,便已经确定女孩所患的正是自己在梦境中诊治过的那种怪症。

    此病名为“顽麻症”,多由气血郁结冲亏引发,患者因体内阴阳失调而气闷恶心,又因虚气作乱而上吐下泻,往往夜不能寐,醒来则浑身麻木酸痛,若不及时治疗,很可能发展成中风休克甚至偏瘫。

    由于其外在表现和病毒性肠炎或是伤寒感冒很像,因此很容易被误诊,若非林萧恰巧在一次梦境中经历过,也无法妄下断论。

    尽管已八九不离十,但因对症的药方相对猛烈,不能有丝毫差错,为了保险起见,林萧还是决定使用“人字卷”中记载的一门秘术——“开天目”,来看看病人体内的阴阳紊乱情况。

    当下林萧紧闭双眼,默念口诀,驱动丹田内那缕刚修炼出的“度厄紫气”,缓缓沿经脉贯入双目,下一刻,一股清凉感觉传来,林萧霍然睁眼,看向床上的女孩。

    这!咳咳……

    下一秒,林萧差点被自己的口水噎死!在秘术作用下,眼前的女孩竟完全一丝不挂,凹凸有致的身材一览无余,那白腻动人的肌肤,两点娇艳欲滴的嫣红,差点亮瞎他的双眼!

    罪过罪过!林萧尴尬不已,连忙在心里默默赔罪,同时屏气凝神,再度往双目贯入一缕紫气,这一下,视线连女孩的皮肉骨骼都穿透过去,直接深入内腑,一团纷乱如麻的阴阳之气出现在他眼前。

    “阴冲关谷,阳顶三焦,七虚三实……”片刻后,林萧心中了然,缓缓点头。

    “小……那个,小林医生,你看看,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

    贵宾病房内,虽然不清楚平时大家嘴里的小林怎么就突然成了主治大夫,但特护阿姨还是下意识地拘谨了许多,只是见林萧进门后一语不发,就顾盯着人家大姑娘看,还是忍不住出声问道。

    哦哦……

    沉浸在玄妙秘术中的林萧这才回过神来,略微沉吟,便回忆起梦境中的对症药方。

    “阿姨,我开个方子,你拿笔记一下,让中药房赶紧送来。”林萧胸有成竹地开口道,“生芪三钱,当归二钱,红参、赤芍、川芎、桂枝、白芥子、生半夏、天南星、油桂、僵蚕各半钱,炙草一钱,木香、桃仁、红花三克,武火急煎一个小时,再换文火慢熬半个小时,分三次服下即可。”

    特护阿姨连忙找来纸笔记好,将方子交给守在门外的陈副院长,后者看到方子先是一怔,旋即眼前一亮,赶紧吩咐人去准备。

    “好方子,好方子啊!重用气药为帅,以气运血化湿,佐虫类入络,温阳流气,湿去血活,最是对症,当真是妙方也!没看出来,小林还真有两把刷子!”陈副院长啧啧称奇,科班中医出身的他,自然能看出林萧用药的对症精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