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一意外重生

章一意外重生

凌风从来没想过自己还有苏醒的这一天,因为在最后一刻,为了追究剑道的最高奥义,他不闪不避的被天罡剑阵最强大的万剑轮回灭打了个正着,尽管在这之前他已经成功破境,达到了传说中的以神化剑,但却还是没有避免形神俱灭的下场,不过对于凌风来说,只要能够领悟剑道的最高奥义,哪怕只有一秒钟,那也是值得的,只是,他没想过,自己居然还能醒过来。

    或者说是他的意识醒了过来,感觉不到身体的存在,凌风就像是梦游一般游离在一片灰蒙蒙的空间里,他想了好久,但是却还是没想通这其中发生了什么变故,但是对于此刻的他来说,什么样的变故都已经不重要,只要能够醒过来,他就能再次重修,再次达到那无人企及的剑道至境,所以,他笑了,这一笑,足慰平生。

    正笑着的凌风突然感觉到了一股拉扯之力,也就是在这一瞬间,他感觉到了自己的身体存在,但是,他还没来得及喜悦一下,就似乎到了另一个空间,嘈杂的说话声以及撕心裂肺的吼叫,凌风只觉得有一只强有力的大手拖着自己的背部,抬头望去,迷迷糊糊之间凌风看到了一块画着祥云环绕的景象,“我,成仙了?”

    “恭喜老爷,贺喜老爷,四夫人生了。”凌风的幻想只维持了一秒钟就被这尖锐的声音给打破了,“生了?难不成?”凌风想努力的扭过头来,但是包在他身上的东西实在太多,挣扎了好一会儿,他才勉强看到了自己的手。

    “苍天那~!”凌风只觉得这是他这辈子遇到的最匪夷所思的事情,因为,那眼前的不是自己精壮的惯于使剑的手臂,而是一只粉嫩粉嫩的婴儿臂膀,肉呼呼的十分可爱。

    “砰”的一声,凌风只觉得一股冷风钻了进来,“哪呢哪呢?快给我看看。”浑厚的声音闷如雷响,凌风正在皱眉想是谁这么没礼貌,进门不知道关门,自己就被一只大手接了过去,紧接着一方大脸进入了眼帘。

    “我勒个去~!”闯入凌风眼中的是一张豹眼浓眉的彪悍面容,半边的络腮胡子几乎扎到凌风粉嫩的下巴,尤其是他此时的笑意,使得凶恶的脸平添了几分阴森,凌风是修行之人,鬼怪轮回之事自然知道不少,所以对于自己的重生他也没有多大的意外,只是为有这么好的运气狂喜,但是喜归喜,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这世的老爹居然长得这么“出众”。

    “哈哈哈,我凌霸天又有后了,来,爹摸摸是小子还是闺女。”说着,一只粗糙的大手就直接伸进了襁褓里,然后凌风就觉得下半身传来一阵轻微的拉扯,羞恼的他不禁大声吼道:“放开哥的小弟弟~!”虽然心里喊得是字正腔圆的这几个字,但是凌风身体乃是婴儿,声带并未发育健全,所以这怒吼就变成了一串震耳欲聋的哭声。

    “老爷,你小心一点,别伤到孩子。”一声柔弱甜美的女子声音传来,凌风急急扭头,想看看自己老妈长得怎么样,这可关系到自己以后的生存问题,因为这爹,实在是

    “嘿嘿,我手粗,来,看看我们的儿子。”那大汉抱着凌风到了一张绫罗绸缎布置而成的大床上,一位黑发如漆,面容如嫦娥一般的美人半抬着头,双眼满是爱意的看着他,凌风乐了,娘长得真漂亮。

    时值神启大陆三零三年,在前世被称为金色闪光的无敌剑仙凌风降生在了拉雅帝国的西北边郡多隆郡中,成为了多隆郡中四大家族之一的凌家小少爷,同名凌风,而这,就是传奇的开始。

    从新再做一次婴孩虽然在很多方面让凌风无法接受,但是有一点他却是极为的享受,就是前世是孤儿的他从来都不知道父亲母亲为何物,而这一世,他有了亲情。

    凌风生于半夜,第二日一早赶来道喜的人流就挤破了凌家的门槛,年值四十岁才得到儿子的凌霸天十分之开心,府内府外到处都洋溢着喜庆的色彩,是夜,送走家里的宾客,笑了一整天的凌霸天没有急着赶回去看儿子,却是悄悄的来到了自己的书房里。

    关上房门,扭动书桌上的砚台,立在墙角的书架缓缓开启,凌霸天深吸了一口气,大踏步的走进了书架后面的密室里。这是一间不足十平米的小房间,里面就只有一张桌子,桌子上放着一个排球大小的水晶球,将自己的大手放在水晶球上,那透明的球面突然闪过一道红光,片刻之后,红光消失,水晶球上竟然出现了画面,一个裹着黑色面纱的女子透过水晶球盯着凌霸天。

    “见过圣姑。”凌霸天抱拳行礼,“免了。”那女子十分冷漠,语气很淡,凌霸天难掩脸上的喜色,轻声道:“雨蝶生了。”女子的双眼中这才透出两道精光,停顿了几秒钟之后才声音微抖的问道:“是男是女~!”

    “是儿子~!”凌霸天兴奋的回到。“谢天谢地,宗主在上,我幽门终于有后了。”冷漠无比的女子居然双手合十祷告了起来,神色极为激动,片刻之后,女子才重新抬头看着凌霸天,“我希望你能好好抚养他长大。”

    “谢谢圣姑信任。”凌霸天点了点头,然后接着问道:“陛下那边?”“我去通知他,你只需知道,那是你的儿子~!”女子的眼中爆出两道冰冷的光芒,凌霸天脸上的喜色顿时冻僵,“刷”的一下,水晶球恢复了透明,女子消失了,画面也消失了。

    凌府后宅中,凌风美美的躺在母亲的怀里,母亲那白嫩犹如玉脂的手指在他的脸上轻轻的抚摸着,凌风显得很舒服,黑漆漆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打量着自己的母亲,这是一个美到骨子里的女人,柔弱如水,一举一动都是无限风情,真不晓得她怎么嫁了个凌霸天那个蛮汉,做的还是小妾,排行第四。

    “雨蝶,我进来了。”门外传来凌霸天那闷雷一般的声音,然后门就被推开了,过了没多久,那满脸的胡子已经黑乎乎的挤到了凌风跟前,凌风左扭右扭的还是被那张大嘴给凌虐了一番,不爽的翻了翻眼睛,他干脆装睡了起来。

    “我通知圣姑了。”

    “嗯”

    “他知道么?”

    “我没有见到,圣姑说会带话过去。”

    “幸苦你了。”

    “这是我应该做的。”

    两人低声说着,凌风却是听得眉头直皱,这番话语无伦次,他是谁?圣姑又是谁?

    “你早些睡吧,过些日子要给儿子洗礼,你的身子要将养好。”凌霸天站起身来说道。“好的。”叫雨蝶的女子点了点头,然后掖了掖凌风的襁褓,这才拉过锦被躺了下去,凌霸天看着她安睡,这才转过身走了出去。

    凌风并没有多想父母之间的那番谈话是什么意思,因为他有着更重要的事情做,等了半个时辰,直到身旁的母亲睡熟,凌风才小心翼翼的运起前世滚瓜烂熟的师门心法。

    凌风出自华夏修行界一个上古门派,名叫混元一气宗,祖师乃是昆仑十二金仙之一的广成子,所修炼的师门心法也是一脉相承的广成心法,混元诀,而这修行一途,分为引气入体,炼精化气,凝神聚丹,丹破返虚,虚神合一,渡劫成仙六个境界,至于凌风的大漠神剑诀,那是作为剑修一门的他修为达到炼神聚丹境界才能发挥真正威力的超级剑招,而凌风现在要做的,就是整个修行一途最重要也是最难完成的入门,被称为修行门槛的筑基。

    刚从母胎中诞生的婴儿灵根未消,先天之气十足,进行筑基的话是最容易成功的,而随着年龄的增长,灵根渐渐消除,先天之气也消失殆尽,随之筑基的难度也会增加,凌风好不容易带着记忆重生,自然想在起跑线上赢过他人。

    所谓筑基指的是引用天地灵气进入自身,打通任督二脉,从而使得体内江河贯穿,能够进行大小周天的灵气循环,凌风在出生还未满二十四个小时就开始筑基,如果这在修行界,一定会惊为天人。

    前世作为一个年级轻轻就即将渡劫成仙的修行天才,这一世的筑基对于他来说自然不是什么难事,半个时辰的煎熬之后,凌风浑身就洋溢在了一圈淡淡的白色光晕之中,等到光晕消失,他整个人越发的粉嫩了起来,这就是筑基的效果。

    刚刚完成筑基,凌风就迫不及待的吸收了一下天地元气,感受了小周天循环带来的畅快感,凌风这才沉沉的睡了过去。

    将近一个月的时间,凌风都沉寂在筑基初成的喜悦当中,跨过这道横在凡人跟真人之间的门槛,凌风再一次的进入到了修行之境,每日的吐纳在旁人看来是正常不过的熟睡,只是这位凌家小少爷,几乎除了吃奶,就都在睡觉当中。

    虽然这重生的一个月凌风都在睡觉,但是耳读目染的还是大致了解到自己降生到了一个什么环境,这里被称作神启大陆,大陆上强国林立,大致上可分为五大帝国七大公国以及自由联盟,而凌风所在的多隆郡隶属于五大帝国之首的拉雅帝国西北行省,整个拉雅帝国占地将近千万平方公里,是神启大陆上国土最广,军力最强的国家。

    凌家则是西北首府多隆郡中的四大家族之首,主营兵器锻造以及丝绸生意,是整个西北名声地位都十分显著的家族,祖上更是历代的西北镇边大将军,祖荫雄浑,家族底子十分强。

    而让凌风对这个世界唯一好奇的一点就是,这里的人既不练武也不修道,他们崇尚力量,修炼的却是一种被他们称之为“斗之力”的能量,而凌风偷偷从凌霸天那里感觉了一下,这种斗之力十分之纯净,但是却又很单一,比起自己修炼的真气来说,感觉要稀薄的多。

    而神启大陆上的人们修炼斗之力并不是通过它锻炼自身,而是在达到一定程度的时候在身体内凝练出战魂,然后再对战魂加以修炼,战魂的种类十分繁杂,有兵器,有盔甲,甚至有猛兽,而这在凌风的意识里,相当于一种另类的元神修炼,所以凌风对这个十分感兴趣,只是遗憾的是,他这一个月大的身躯,根本无法接触到这些东西。

    时值凌风满月,他迎来了降临这个世界的第一个重要转折点,洗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