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归来的“天使”

第1章 【】归来的“天使”

昏暗的街灯下,汹涌的江水倒映着些许亮光,与对面喧嚣城市的倒影形成鲜明的对比。

    市郊的这座大桥,在夜晚很少有车经过,显得十分寂静。坐在桥头,能够清晰地听见江水“哗哗”的翻浪声,以及头顶飞蛾扑向路灯发出的轻微撞击声。

    身着单薄白裙的少女,赤足站在冰冷的钢铁桥身之上,仰头看着出现在头顶的奇异光圈。光线并不强,但是却让人看不清里面的东西。这是很诡异的一件事情,无法用科学来解释,因此少女暂时忘记了自己原本想要跳江的初衷,只是安静地看着。

    光芒淡去,她只觉得身边的环境瞬间变了个样,汹涌的大江、冰冷的桥身都变成了荒芜的土地,满地都是风化的石块与黄沙,一眼看不到尽头。就在疑惑的时候,天空中降下一个背生双翼的可爱女孩,蓝发披至腰间,身穿金光闪闪绣着月牙的华丽长袍,悄然落在她的面前。她漆黑的双眼犹如黑洞深渊,看不见任何的感情波动。

    “天使?”白衣少女心中狂跳,禁不住地激动起来,连说话的声音都颤抖起来,“难……难道是……难道是上天真的听到了我的呼喊?”

    “说出你的愿望!”蓝发“天使”声音极度冰冷,但是却又清脆悦耳,那是一种很奇怪的“优美矛盾”。

    “愿……愿望?”白衣少女仿佛看到了希望,急忙深呼吸几次,迫使自己平静下来,“天……天使大人!是否提任何愿望都可以?”

    “我能帮你实现任何一个愿望,但是相应你需要付出同等的代价!”蓝发“天使”慢慢走到白衣少女面前,目光上下打量,而后语气略有些失望,“你的体质太弱了,不适合做我转生的容器!作为代替,我需要你为我寻找合适的容器!而你,将得实现一个愿望的权力!”

    “转生?”白衣少女长大了嘴巴,满脸的愕然,“是!我很乐意为您效劳!可是……该如何寻找您需要的……容……容器?我只是一个没钱没势的小人物……”

    “没有问题!”蓝发“天使”贴近白衣少女,在她耳边轻声说道,“我会暂时居住在你的身体之中,只要你用手接触到别人的身体任何一个部位,我就能够辨别他(她)的体质是否适合。但是时间有限,七天之内如果还不转生,我的灵魂就会消散!所以我需要你尽快行动,而我也会在成功转生之后,帮你实现你的愿望!”

    “那……那我应该怎么做?”白衣少女心动了,她有着难以向人倾诉的冤屈,如果不是走投无路,也不会想到死。现在蓝发“天使”的到来,让她看到了希望。她很明确自己想要什么,因此很快下了决心。

    月影葵此刻有些无奈,同时也很庆幸。无奈的是,就算秩序特意提醒过自己,因为自己现在实力过强,穿越时空通道可能导致自动修正,从而危及自身。却也没有意料到这修正竟然如此恐怖,在整个过程中直接把自己的身体分化掉了,如果不是千钧一发之际使用了不死转生之术,而离时空通道坐标附近也有着这个白衣少女的存在,自己必定魂飞魄散!

    庆幸的是因为修处于休眠状态无法跟自己一起回来,否则的话它肯定已经完全消失在时空通道中,而不会像现在这样,醒来后至少还活在火影世界当它的猫妖皇帝。只是以后再也见不到它,稍稍有些伤感,毕竟它也是一半的自己,只不过有了新的灵魂罢了。

    现在进入的身体,不但体质很弱,完全不是修炼体术的材料,也看不出任何修炼查克拉的潜质,因此葵不能草草地占据她的身体,而是选择压抑住不死转生之术,使得自己的灵魂暂时与白衣少女共居一体,只不过葵并没有把自己炼制成白蛇之体,而是通过另一种方式改良,仅仅以灵魂状态进行仪式。如果七天之内没能找到合适的身体并进行转生仪式,两个共居的灵魂,较为强大的一个将会自动吞噬另外弱小的灵魂,完全占据身体。这一点葵隐瞒了白衣少女,在她看来如果失败了,最多先利用这个没用的躯体转生过渡,三年以后等自己亲自找到合适的容器,就能够再次进行转生……

    被误认为天使,恐怕是因为葵的查克拉羽翼,既然这样葵也乐得承认。世人都盲目迷信,有这样一层身份,这个白衣少女才会全心全意为自己寻找最完美的容器,而不会有任何怀疑。只要转生成功,恢复实力的这段时间完全可以先收集资料——温文雅以及韩家的现状,然后制定报复计划!

    杀死一个人太容易了!但是月影葵并不想这么做,温文雅因为什么离开自己,亲生哥哥为了什么背叛自己,家人为了什么不信任自己……金钱、权势、利益罢了!那么,他们为了什么背叛自己,就让他们失去什么!要让他们变得一无所有,身败名裂,站得多高就摔得多痛!然后到最后,再让他们知道,为什么会受到这样的报复!相信到时候,他们的表情一定很精彩……

    从与白衣少女交流的话语中,葵得知了白衣少女名叫朱玲,是一个普通的大二学生,来自较为穷困的C市。她前年刚刚高中毕业,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A市最好的大学。于是一家人带着多年的积蓄一起来到A市,在这里租了一所小房子,父母在外打工供朱玲上大学,虽然生活困难却十分幸福。

    只不过今年春季,朱父在工地打工,因为加班回来晚了。结果在路上遇到一个酒后驾车的富家子弟,车速太快朱父躲闪不及,宝马车硬生生把他撞飞出去。肇事者似乎吓到了,下车看了朱父的伤势,当时如果及时送到医院或许还能挽回生命。可是肇事者却直接开车跑了,最后朱父虽然被好心人送到医院,还是因为失血过多而死。

    朱母得知丈夫死于交通事故,一连几天以泪洗面,最后终于承受不住悲痛,一病不起。朱玲送母亲进了医院,为了高额的住院费无奈放弃了自己的学业,用学费垫付进去,而后兼职打工赚钱,为母亲治病。一边寻找目击证人,想要寻找肇事者为父亲讨回公道。

    后来的确有个好心的路人主动找上了朱玲,并告诉她当时肇事车子的车牌号。凭借车牌号,朱玲在网上发动人肉搜索,最后成功获悉车主就是A市有名的段氏企业总裁段国建的大公子——段飞龙。朱玲一纸诉状将段飞龙告上了法庭,并且提交了自己辛苦收集的证据,又请来了肯为自己作证的路人。法庭开审之后,证人却突然改口,说自己压根没看见段飞龙开车撞人,反而是死者也就是朱玲的父亲自己乱闯红绿灯,违反交通规则才被撞上。而那些呈交上去的证据,也都被隐瞒不报,显然法庭里也有人被收买了……

    审判的结果,段飞龙无罪释放,象征性地赔偿了三万块钱。朱母得知结果,当晚吐血,经抢救无效也去世了。骤失双亲,朱玲几乎快要崩溃,但是她坚持要为父母讨回公道。于是她再次收集人证和物证,就在稍微有点结果的时候,证人不告而别,自己所居住的房子也“意外失火”烧了个干干净净,存放在家里的物证,自然也不翼而飞……

    频频遭受打击,朱玲再也坚持不住,她觉得自己很无能,明明这件事情占着理,却任由肇事者逍遥法外,父母死的冤枉,没有地方能够还她公道。于是她觉得生无可恋,想到了以死来解脱,也就有了刚才的一幕。

    这也是一个可怜的人,葵能够读取她的记忆,自然辨别得出真假。朱玲没有撒谎,很显然段家有钱有势,轻松就把一起酒后驾驶撞死人的严重交通事故,变成了死者违反交通规则造成的意外交通死亡。段飞龙一点责任都没有,不但没有罪责,还获得了不计较原告诬陷,出钱安慰死者家人的“善良行为”。那些物证,显然都被销毁。而人证或收到贿赂、或受到胁迫都乖乖选择了闭嘴甚至改口。

    这就是世界的生存法则,弱肉强食!

    像朱家这样的平民,就是处于食物链低端的弱者;而段家就是在食物链上方的猎食者……

    不过对于葵来说,只要等她恢复了实力,别说一个小小的段家,就算京城世家,他也不放在眼里。

    眼前葵除了需要寻找一个适合自己转生的容器之外,还有一点担心的地方:“朱玲,先去附近寻找一下,看看有没有我遗失的东西……”

    “是什么样的东西?”朱玲在脑中与“天使大人”交流。

    “一个包裹,里面放满了卷轴……”那些都是葵的储存卷轴,里面放置的是葵三年来收集的各种各样的战利品。因为要离开火影世界,所以她特意打包一起带了回来,却不料在时空通道中遭受到修正的力量,包裹似乎脱手而出,也不知道是丢到了哪里,但是想来应该就在附近……

    卷轴中什么都有——忍具暗器、忍者装备、忍术卷轴、禁术卷轴、黄金白银稀有矿石等等。最最重要的,自然是储存了从忍界各大忍者家族提取的基因液,那是彦龙按照自己的吩咐,利用手下的情报部门从忍界各国家族成员身上获取的。基因液被放置在针管之中,上面注释了来源,万一落入他人手里,将会造成很大的影响。

    “啊——!找到了!”朱玲跑遍了整座桥,最后终于在桥墩下找到了一个包裹。

    “的确是这个……不过里面的东西散落了!”葵有些紧张,“看看里面还有什么!”

    “哦!”朱玲翻开包裹,从里面掏出三个卷轴。拿在手上,发现上面分别写的是《禁》、《具》、《液》,葵顿时松了口气。

    《禁》是禁术卷轴,里面存放的自然都是禁术;《具》是忍具和忍具制作方面的书籍;而《液》自然是最为重要的基因液。虽然遗失了《器》(兵器暗器卷轴)、《术》(忍术记载卷轴)、《金》(稀有金属矿卷轴)、《备》(忍者护身装备)四册,不知道是在时空通道中分解了,还是遗失在了地球,但是至少最为重要的还掌握在自己手里,至于忍术知识,自己脑中都有储存,没有卷轴照样都记得。

    “这是什么,天使大人?”朱玲有些好奇。

    “收起来!不该你问的就别问……”葵冷声道。

    “是!”“天使大人”是自己的希望,朱玲可不愿意得罪这个能够帮助自己的“神”,于是乖乖地把卷轴重新放入包裹,“那现在该怎么办?”

    “似乎已经夜深了……你住哪?”

    “我的家被烧了,所以……没地方去……”朱玲说话间,蹲下身子搓了搓冻得麻木的双脚。她的鞋子也不知道丢哪里去了,显得十分狼狈。

    “看来需要先弄点钱……我暂时接管你的身体,等弄到钱再说。”

    “唉——天使大人可以直接控制我么?”朱玲大吃一惊,而后又恍然,“也是呢!您可是天使……只不过,深更半夜要去哪里弄钱?”

    回答她的,是身体的自动行动,伸手从包裹里取出《具》卷轴,随后双手合在一起做了个奇怪的手势,“砰”一柄造型独特,闪着寒光的短锥就出现在她的手里。

    “这……这是什么?天……天使大人您要干什么?”朱玲看着自己的手不受控制拿起短锥,顿时感到极度的恐慌。

    “弄钱啊!深夜弄钱最快的方法,自然是打劫了吧?”月影葵当忍者的时候,可从来都不是以善良著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