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忍不住,受不了了

第4章 忍不住,受不了了

“糖糖,看你这样子,你似乎并不替我高兴?”苏千若故作娇嗔,并且在宋糖糖的胳膊上轻轻推了一把。

    “怎……怎么会?”宋糖糖努力想挤出同样欣喜的表情。可心中的怨毒太深,脸上的笑容反而显得扭曲而狰狞。

    苏千若望着眼前熟悉的面容上,对她流露出的狰狞表情。

    心,如坠冰窖。

    她付出了八年感情的闺蜜啊!

    “那,糖糖,我先回学校了。你今晚一定要好好发挥啊。”最后四个字,苏千若说得意味深长。

    “好……”宋糖糖机械的应着,还沉浸在极度的震惊中。

    宋糖糖看着苏千若冲她笑了笑;看着苏千若站起身;看着苏千若顺着河岸往远处走去……

    一个疯狂的想法以燎原之势在心底里滋生,再无法抑制。

    在宋糖糖没弄清心中想法究竟意味着什么的时候,她已经付诸了行动。

    飞快地靠近了苏千若的身后,不等她回头时,用了全身所有的力气,朝着苏千若的后背推去……

    她看着苏千若身体在半空中一个旋转,随后,就被汹涌的波涛吞没。

    眨眼间,已没了踪影。

    黑暗中,波涛汹涌,河水湍急。足以淹没一切罪恶。

    宋糖糖望向自己白皙漂亮的手,正控制不住地颤抖着。随即,双手紧紧捏成拳头,眼底深处有疯狂的光在流动。

    苏千若的话,言犹在耳:“你知道吗?昨晚我和莫总睡了。就是莫氏集团的莫总。他答应我,让我毕业后就进入锦越。而且,他还会把我捧到锦越一姐的地位呢!”

    “要怪就怪你吧。每年毕业生中,能进入锦越的人只有一个。你进去了,我做了这么多,还有什么用?浅秋音乐节的主持,对我还有什么用?”宋糖糖冲着奔腾的河流自言自语着。

    随后,缓缓地离开了河边。

    ……

    “苏千若不小心坠河死了,今晚开幕式的主持要换人了。”

    天亮后,这样的消息就在节目组内快速地传播开。

    然而,没人关心苏千若的死活。所有人都在好奇,究竟,今晚开幕式,会由谁来主持?

    浅秋音乐节的主持,是否会顺移给第二名的宋糖糖,或者是第三名的叶萱娜。

    再或者,别人是否有机会?

    没一会儿,就看到节目组导演助理将宋糖糖恭敬地请进了办公室。

    几分钟后,宋糖糖出来,眉梢眼角的笑意,怎么也掩饰不住。

    看来,今晚的主持人选已经尘埃落定。

    ……

    太阳透过窗帘缝隙照射进套房时。

    莫页锦猛地一挣扎,终于从床上坐起,药效过去,他也终于恢复了力气。

    “钱烈,给我查清楚。昨晚那女人是谁?”即便隔着蓝牙耳机,钱烈仍然感觉到了莫页锦那带着尸山血海般的恐怖杀意。

    三分钟后,钱烈小心翼翼地推开了莫页锦的房门,屋内蚀骨的冷意吓得他不敢前进一步。

    这到底是谁,又惹到这煞神了!

    莫页锦锋锐的目光犀利的扫向钱烈,森冷的语气从口中吐出:“想换工作了?”

    钱烈一个激灵,赶紧跨进屋内,把苏千若的资料恭敬的递到莫页锦的面前。

    气都不带喘的说道:“这是昨晚那位小姐的全部资料,不过,她已经在两小时钱不小心……坠河死了……”

    话音落定的一瞬,狂暴的气息从莫页锦周身迸发而出,逼得钱烈不由自主的后退两部。

    钱烈下意识望向莫页锦的表情,俊美无双的脸上,一抹诡异至极的微笑缓缓绽放而开。

    极端的神秘,极端的危险……

    呵……

    那女人有那么容易死。他就不会几小时一动不能动一下。甚至连开口都不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