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最好也是最坏的时代

第1章 最好也是最坏的时代

“林道秋、十八岁、逃港者……”

    床下有一套被翻过的旧衣服,一看款式就知道是内地独有的,而且衣服的上衣口袋还别着一枚徽章,这些都是很明显的特征。

    盯着桌上的身份证看了足足快有半时,上面的照片明明就是他本人,但林道秋还是无法接受眼前的事实,因为这一切实在太不可思议了。

    当时他失足跌落山崖本来以为自己死了,但没曾想醒来之后,赫然发现自己竟然成了另外一个人,而且还是一个成功逃到香港的幸运儿。

    此时墙上的挂历显示,现在的时间是1978年的3月。

    林道秋无法解释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他只用颤抖的手把桌上崭新的身份证先收了起来。

    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他才开始把房子里里外外都搜了一遍,在这只有百尺的屋里,除了一张木板床、一张桌子和两张椅子外,就再也没有其他的家具,简直干净得不像话。

    口袋里放着一张房租收据,日期是在前天,也就是之前那位林道秋是在两天前租下这间屋子的。

    “咚咚咚……”

    一道突然响起的敲声把林道秋吓得一下子从椅子上站起来。

    “哪位啊?”林道秋吐了一口气,然后用一副很随意的语气大声问道。

    “阿秋,我是阿明啊。”外传来一个男人的回答。

    听上去应该是认识的人,在对方先报出了名字,否则的话可就尴尬了。

    在口先做了个深呼吸,随后在脸上挤出笑容,当林道秋做完这些之后,他才伸手把打开。

    打开他发现口站着一个年轻人,但林道秋还没来得及开口,张祖明就抢先道:“快走吧,不然就快来不及。”

    林道秋还没明白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就被张祖明催促着赶紧把锁上,然后跟对方一起出了。

    在路上林道秋旁敲侧击之下才得知,原来张祖明是附近的住户,林道秋在搬来当天帮了他一个忙,从此两人就成了朋友。

    知道林道秋初到香港找工作不容易,所以张祖明平时都有在帮他留意,看有没有适合林道秋做的活,恰今天就遇到了一个。

    “看场电影,能拿五十元。”张祖明一脸得意地伸出手掌,在林道秋的面前摇了摇。

    这时候普通服务员的月薪在八百到一千之间,一个晚上看场电影就能挣到五十块已经算是很不错的兼职了。

    但林道秋可不相信会有这样的事,他一脸疑惑道:“阿明不是在笑吧?难道你花钱请我看电影,而且还给我钱?”

    “傻仔,我哪有那么多闲钱,光两张电影票就十六块了,在给你五十我岂不是亏大了,放心了,今天晚上不光有人请我们看电影,而且还有钱拿。”

    林道秋还是不相信有这样的事,他甚至怀疑张祖明是不是被人骗了,在林道秋的追问之下,张祖明才把理由了出来。

    “忠字堂的大佬投资拍了部功夫片,今晚在午夜场试映,那边花钱请人去当咬蔗帮,所以我就把你带上咯。”张祖明几句话就把事情清楚了。

    这个年代香港每逢周末的午夜场,上映的新片都会先来试试水,看观众的现场反响。

    如果反应不的话,导演和编剧会依照现场观众的喜,在之后重新剪辑或修改对白。

    而那些来观看午夜场的观众,在看电影的同时会随着剧情一边叫或大骂,甚至有的人情绪激动到把甘蔗往荧幕上丢,后来这些人就得了个‘咬蔗帮’的名号。

    从家里出发已经是九点多,张祖明和林道秋紧赶慢赶,才堪堪在快到十一点的时候赶到了戏院外,此时距离电影上映已经只剩下几分钟的时间。

    在进去前张祖明还不忘买了两根甘蔗,把其中一根递给了林道秋,然后才一同进场。

    当林道秋和张祖明一进到戏院,里面已经是一片人声鼎沸,他拉着林道秋赶快找座位坐下,在他们刚坐下没多久灯就渐渐暗了下来,电影这时正式开始。

    《飞天神龙拳》林道秋一看电影的名字就感觉不对劲,不光是因为这名字起的不怎么样,而且在他的印象中,这部电影他别是看过了,甚至连听都没听过。

    在70年代末的香港最受欢迎的电影当属功夫片,1978年电影票房前十里面就有六部是功夫片,排在十名开外的功夫片数量更多。

    不少人见到电影行情如此的火,纷纷掏钱出来投资拍片,有一些除了想赚钱之外,还想圆一下自己的明星梦,而这部《飞天神龙拳》的男主角恰就是其中之一。

    只可惜这部戏从一开始就已经注了失败的结局,也不知道是哪个编剧写的剧本,这部戏的男主从头到尾基本上就没什么文戏,他几乎是从头打到尾。

    九成以上的文戏,全都是靠着女主角和一众配角在那拼命地,不是有他们在的话,恐怕这电影会更加的难看。

    这部《飞天神龙拳》总共有九十六分钟的时长,但电影才刚开始不到半时就已经有人直接开骂了。

    “你个扑街仔从头到尾只知道在那打来打去,连句话都不肯多,简直是神经病啊。”

    “这家伙也不是谁,长的真够恶的,如果他去做反派的话肯能出名,但当男主角他还不够格。”

    在一众咬蔗帮用手里的甘蔗招呼之下,电影算是以不太顺利的结局落幕了,相信以现场观众的反应来看,这部戏的结果会如何已经是一件显而易见的事。

    “到口等我,我去领钱。”张祖明几乎是从电影开始就在那睡觉,他才不会浪费时间去看这样的烂片。

    和张祖明分开以后,林道秋独自一人来到戏院口外,准备等对方出来以后一起回去。

    但林道秋才刚站稳,就听到身后传来一阵暴怒的声音。

    “你们这两个扑街仔,竟敢害我当众出丑,今天不打死你们我就不叫飞龙哥。”

    林道秋一回头,发现一个长相酷似《飞天神龙拳》里面的男主角,正对一高一矮两个人拳打脚踢。

    当看清楚被打的人以后,林道秋突然想起了文隽所的一句话:“这是香港电影最的时刻,也是最坏的时刻,连道上的人都来赶这趟浑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