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6章 结婚

第256章 结婚

越来越红的脸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羞得,她虽然没花钱买春宵,可是也付出了自己保留了近三十年的第一次,这买卖她一点都没有赚到好吗?

    “好了,言归正传,唐奕怎么说的?”

    昨天晚上会发生什么她都不需要问就能知道,唐奕对子夏的态度她看在眼里,如果只是公子哥的一时心血来潮,昨天说什么都不会让唐奕将人带走。

    “他......我......他说结婚。”

    刚刚还流利的嘴巴瞬间就变成了结巴,颜子夏红着脸连头都低了下去。

    说实话,唐奕说他们结婚的时候,她真的震惊得厉害,她一直将他看成那种在花丛里打滚却片叶不沾身的花花公子,让他为一个女人心甘情愿的踏进婚姻的坟墓更是不可能。

    可他却斩钉截铁的告诉自己要结婚,那感觉真的像是被雷劈了。

    乔初浅整理衣服的手悬在半空,半天也没有说话,反倒是急坏了等着她给个意见的颜子夏。

    “你怎么不说话,是不是觉得这个决定有些荒唐?”虽然她答应了唐奕结婚的事情,可是只要一天没结婚,她都有足够的理由反悔。

    “我知道你们会有大进展,没想到会这么大。”直接变成了结婚。

    “你是不是觉得我不应该答应?”

    颜子夏扯过她的手,以前想过无数次被求婚的场景,也有自己心目中可嫁的范本,可是事情真的发生了,才知道根本没有什么可以遵循的法则,一颗心就是七上八下噗通个没完没了。

    乔初浅被她着急紧张的样子逗得一乐,“我问你,如果昨天晚上带走你的是那个高磊,你会不会选择嫁给他?”

    “嫁个屁,我非告死他不成!”

    想到那个给自己下药的衣冠禽兽,颜子夏眼里多了怒火,她上大学那会是不是瞎了眼,不然怎么会暗恋那种人两年的时间。

    吃软饭的下三滥。

    “这不就得了,你纠结嫁与不嫁,说明你对唐奕是有感觉的。”

    “......”

    “我也不知道怎么会对一个人渣有感觉?你知道的,我最唾弃的就是他这种有钱而玩弄女人的花花公子。”

    况且他们第一次认识还是因为闹上法庭的案子,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心里竟然渐渐地被他占领了一块位置。

    “既然喜欢,就别想那么多。”

    “那你呢,你明明也爱沈北川,你不还是想很多?”

    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乔初浅抿了抿唇角,眼前再次闪现出昨天沈北川开车离去的画面,脸上不禁有些失落。

    “我们和你们不一样,你要比我幸福。”

    将毛衣折叠好,脸上才恢复了笑容,她和沈北川开始的太快,没有任何的基础,可唐奕和子夏不同,他们比他们多了了解的过程。

    “傻啊你,我们得一起幸福才行。”

    用手肘撞了一下她的胳膊,感情的事情没办法劝说,可是她却希望她们都能找到最好的幸福。

    “对了,你昨天怎么回来的?”

    免得一会再说错话,颜子夏连忙转移了话题,楼下没看见自己的车子。

    “萧琰送我回来的。”

    乔初浅眼角添了几分笑意,如果不是萧琰,恐怕这辈子都没有机会坐摩托车。

    “那个学弟?人长得帅,听主任说是系里的学霸级人物,就是不知道人品怎么样?”

    颜子夏有些可惜的瘪了瘪嘴,如果不是昨天发生了高磊下药的事情,她还能和这个在主任心里和她一争高下的学弟切磋切磋,嘚瑟的传授一下过来人的经验。

    “他人品不错。”

    乔初浅连想都没想就脱口而出,一个能在课余的时间去养老院做义工的男孩儿,人品肯定不差。

    “我是不是错过了什么?你很少这么评价一个人,该不会是昨晚送了你,你看上他了吧?”

    颜子夏像是发现了新大陆一样,逼问的姿态险些将颜子夏逼倒在床上。

    伸手将人推开一些距离,乔初浅翻了个白眼,“你瞎说八道什么呢,人家可比咱们小了七八岁。”

    子夏脑子抽了,还是昨晚唐奕折腾的太久,没让她好好休息才脑细胞大量死亡连正常思考都不成,人家萧琰是正宗的小鲜肉,将来有广阔的市场,她马上就要步入豆腐渣工程中的一份子,那种事就是八竿子都打不着行吗?

    “七八岁怎么了,我们所里就有相差10岁的夫妻。”

    颜子夏一脸不赞同,那话怎么说来着,只要是真爱,年龄不是问题。

    “那也是男的大女的小,算了,懒得跟你废话,我还是收拾我的行李吧。”

    “我怎么是废话,你看看娱乐圈那个女明星,人家离过两次婚还带着娃不是照样找了一个比自己小一轮的鲜肉,七八岁算个啥啊,等等,你收拾行李做什么?”、

    颜子夏举例说明七八岁不成问题,可还没有说服乔初浅就发觉了不对劲的地方,好好地收拾什么行李?

    “你都要和唐奕结婚了,我和景言也该回去住了。”

    当初来子夏这里也只是不得已地暂住,总不能一直住下去。

    “那我不结婚了,我还是觉得和你在一起有安全感。”

    被她撒娇的搂在怀里,乔初浅又郁闷又好笑,“我可没有和你搞拉拉的倾向。”

    风擎大楼里,沈北川看着桌子上的资料,眉头有些不满的皱起。

    “这就是那天那个男人的资料?”

    骨节分明的手指翻动面前的纸张,页数不少,可是却没有他想要的。

    “老板,这是能调查出来的所有资料。”

    林平点头,这个叫萧琰的学生绝对算是传说中品学兼优的好学生,学习好就不说了,主要是年纪轻轻就明白自食其力,而且还很有爱心,每周都要去养老院做义工。

    沈北川有些烦躁的将资料推到一旁,是他遇到乔初浅身边的男人就太敏感还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总觉得这个萧琰绝不应该是这样简简单单的一个人。

    “老板,你怀疑什么?”

    老板哪儿都好,可就是一碰上乔小姐的事情,整个人就有些不理智,当然最可怕的是老板喜欢吃醋。

    “算了,先不说他了,沈晋同那边怎么样了,判决什么时候能下来?”

    沈晋同的事情越早了结越好。

    “这周就能出结果,调查的所有资料都已经递交上去了。”

    谋杀罪名成立已经成为必然,三条人命坐实沈晋同难逃死刑。

    “告诉法庭那边,不用顾虑沈家,一切遵照法律。”

    魏舒容就算是找遍了人,沈晋同的案子也别想要翻身。

    “老板放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