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0章 世界末日(29)

第230章 世界末日(29)

女人和她的女儿自来熟的迎了上来,亲昵的跟苏夏打招呼,其中,中年女人伸出了手,要拿苏夏肩膀上挎着的包。

    她们一副主人姿态,倒显得苏夏是客人。

    苏夏微微侧身,避开了女人伸过来的手,“哪里来的佣人,竟如此不懂事?我还没取下包呢!你就要从我身上抢吗?”

    女人一听这话委屈的看向了苏明杰,苏明杰忙道:“这是你妈妈,不是什么佣人,快叫妈妈。”

    “我妈早死了。”

    “她是夜蓉,今天刚与我领证,以后就是你妈了。”苏明杰紧握着夜蓉的手,又拉过一旁的苏星柔,“这是你妹妹苏星柔。”

    苏夏看到和自己一般大的苏星柔,脸彻底黑了,“爸爸,你竟然刚娶我妈妈就出轨,你怎么能这样?”

    苏明杰道:“我和夜蓉是两情相悦。”

    “意思是我妈妈是小三?”苏夏觉得可笑至极,同时心寒至极,“爸爸,你别忘了你当初是怎么进入巨荣集团董事会的?”

    巨荣集团是外公一生的心血,妈妈身为独生女,是唯一继承人,当初爸爸以世纪婚礼娶了妈妈,之后才成功进入董事会。

    他和妈妈可是在众多媒体见证下举行的婚礼,他今天竟然不认了?妈妈还莫名成了小三?

    “那些陈年往事有什么好提的?”苏明杰明显生气了,“你赶紧叫夜蓉妈妈,不然你就别叫我爸爸了。”

    “哪怕不进这个家门,我也不会叫她妈。”苏夏面色发狠的说道。

    苏夏瞪了苏明杰一眼,毫不犹豫的转过了身。

    身后的苏明杰道:“你今天要是敢出这个门,以后都别回来了。”

    “我不稀罕回来。”

    有妈的孩子像个宝,没妈的孩子像根草。

    妈妈不在了,以后她也没家了。

    一刻钟都不想待在这里。

    以后也不想来这里。

    …

    别墅区打不到车,苏夏出了门后不知道该怎么回学校去了?

    拨通沐逸尘的电话,不好意思的说:“……逸尘,你现在忙不忙?”

    “不忙!”沐逸尘正在自己家里,“苏苏,这是你第一次给我主动打电话,可是有什么事?”

    从高中到大学,他追了她好些年,三个月前,她好不容易才点头和他在一起了,他真的欣喜万分。

    “我在外面,打不到车。你能不能骑电瓶车过来接我一下?”因为不习惯麻烦任何人,苏夏的声音很低。

    “好,我马上就去,你先找个安全的地方休息,然后打开微信位置共享。”沐逸尘叮嘱道。

    “好!”苏夏轻轻应了一声。

    沐逸尘拿了电动车的钥匙准备走人,她妈妈拦住了他,“这么晚了你干什么去?怎么不跟你爸爸去查租房信息了?”

    他们这一带马上就要拆迁了,等再过一两个月,这间破房子就能分到两三百万的拆迁款。

    买房的话,他们家没有稳定收入,沐逸尘又上着烧钱的电影学院,暂时不适合买房,只能是租新房住了。

    不然,他们一家几口连落脚的地方都没有。

    沐逸尘有怕妈妈不让他去,他温声道:“可是我女朋友困在路上了,一时回不去学校,我必须要去接她。”

    “现在交通这么便利,她自己不会打公交车吗?非要麻烦你去接一趟!”沐妈妈面上一副想当初自己一双手能拎起三袋大米的模样,“现在这些女孩子就是矫情,哼!”

    沐逸尘用祈求的眼神看着妈妈,“妈,她不是矫情,而是她所在的位置交通不方便,这么晚了她独自在外面不安全,我必须去接她。”

    沐妈妈看儿子为了一个女生反驳自己,心里很不舒服,“我说不让你去你就不能去,你马上告诉她,让她自己回去。”

    沐逸尘心生纠结,“可是……”

    “不许可是!”沐妈妈抢过了沐逸尘手里的手机,“你要是不愿意给她发消息的话,那我给你发,这个坏人我来做。”

    许婉清打开亲爱苏苏的对话框,写下:{我是沐逸尘妈妈,家里突然有急事发生,逸尘赶去处理,实在没时间去接你。}

    沐逸尘有点怕妈妈再发火,就只是看着,没阻拦。

    已经晚上十二点了。

    周围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苏夏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现在在哪?

    最要命的是,赖以照明的手机快要没电了。

    “喂,小姑娘你要去哪里呢?我载你一程?”路过一辆电动三轮车,开的很慢,车上的中年男人从玻璃窗里探出了头,打量着苏夏,眼神十分猥琐。

    苏夏心生警惕,故说:“我家就在前面,很快就到了,不用麻烦你了。”

    “五公里之内就没有人住,这哪里有你家?”男人冷笑了几声,眼神依然黏在苏夏身上,“……小姑娘,就让我载你吧,这都已经晚上十二点了。”

    不是苏夏贬低人,而是看这个男人的面相,就不像是什么好人。

    他的面相,很像经常出现在时事新闻里的犯罪者,而且他眼神里带着几许愤世的情绪。

    苏夏感觉很不好。

    “真的不用了。”她下意识的加快了向前走的脚步。

    男人就静静的看着苏夏往前走,嘴里发出了一串魔鬼般的冷笑,在这寂静无比的夜晚,那串笑声听起来很是渗人。

    苏夏刚要张口说句话,攥在手里的手机被弹弓打过来的一个石头给打掉了。

    这下,她什么都看不见了。

    猝不及防的被人在口鼻上捂了毛巾。她想要挣扎,可是身体疲软的厉害,意识也越来越薄弱。

    ……

    醒过来的时候,苏夏脑袋晕乎乎的,整个人像是粽子一样被人给捆住了,嘴上贴着大胶带。

    抬头看了看周围,四面白墙,角落有一个矮桌,上面摆着几个空啤酒瓶子,其余什么都没有。

    她躺着的地方软软的,不像是在硬硬的地面上。

    难道是抓她的人良心发现,想让她躺的舒服点?

    不像!

    “唔……”

    你起来啊!

    不要一直坐我身上啊!

    本小姐快要被你给压死了。

    苏夏压在屁股底下的人可怜兮兮的看着苏夏,左右扭动着被捆绑住的身体。因为不能说话,她一直在用嗓音唔唔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