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萨利的烦恼

第4章 萨利的烦恼

李明的眼睛,一直盯在那人雪白平展的胸口。

    如果单单只看脸蛋皮肤的话,他几乎以为这是一个女人,可既然是男人,那就好处理多了。

    “哥们儿,不好意思,我可能走错营帐了。”

    李明紧张的咽了口口水,相当诚恳的向床上的男人道歉,只是,那把匕首仍旧悬浮在他脖颈前,

    “大家都是男人,你看我都这么诚恳的道歉了~”

    李明的话还没说完,那人便毫不犹豫的用力刺了下去,好在李明眼疾手快,一把握住那人抓着匕首的手,

    “你来真的啊!我警告你,这件事情虽然是我的不对,但你想要了我的命也太过分了!我也不是好欺负的!”

    两个人在床上很快扭打在了一起,而那把匕首也在争执中飞了出去。

    “伯尼~起床啦!”

    萨利兴冲冲的掀开营帐的帘子,却看到了两具白花花的身体,一个在上,一个在下,画面~相当的少儿不宜,萨利刷的一下脸色变得通红。

    “你~你们~对不起,你们继续,我不是故意进来的,我~我去外面等你,这件事情我一定会保密的。”

    沉默。

    很快,李明穿好衣服走出了营帐,而那人蜷缩在被子里,一直瞪着李明,直到他出去为止。

    “早~早上好啊。”

    萨利的眼神,要多奇怪有多奇怪,看得李明浑身不自在。

    “我可能走错营帐了,我们两个其实什么都没~”

    “我明白的,我一定不会泄露出去的,你放心吧。”

    萨利拍着胸脯保证道。

    李明发现自己越是解释,萨利越是笃定了心底的想法,索性也放弃了继续解释。

    “你知道第九号单人营帐在哪里吗?”

    “这里就是第九号单人营帐啊!”

    “那这么说,我没走错?可他是谁?”

    说着,李明扭头掀起帘子回到了营帐。

    那人正在穿军裤,而上半身,依旧光着膀子。

    见到李明进来的一瞬间,捡起手边的匕首直接冲着李明丢了过去,被李明轻松躲过。

    “喂,你是不是走错营帐了?这里是第九号单人营帐,是我的营帐!”

    既然走错营帐的人不是李明,那李明也没有什么好客气的。

    只是那人,身体竟然开始发抖。

    “你要是觉得冷的话,就先穿好衣服再向我道歉,我这个人......”

    “如果你是个男人,就站在这里不要动!”

    那人穿好军服,恶狠狠地瞪了李明一眼,放下了狠话,直接走出了营帐。

    “你让我等我就等啊,自己打不过就去叫人打我,我要是等在这里岂不是显得我很傻~”

    说完,李明直接走出去,跟着萨利走向厨房。

    军需官早早地来到了他工作的营帐。

    不过他的屁股还没坐热,一个穿着新军装的新兵就怒气冲冲的走了进来。

    “新兵,有什么事吗?”

    “长官,为什么有人告诉我,第九号营帐是他的营帐!”

    军需官摸着肚子,揉了揉浓重的黑眼圈,打了个大大的哈欠,而后假模假样的翻开了登记册。

    “第九号营帐,你叫尤朵拉对吗?”

    “是的长官,三天前我就已经来到了这里并缴纳了三个银币,为什么今天第九号营帐还会有人住进来!?”

    “新兵尤朵拉,你这是在质问我,想要审判我吗?”

    “报告长官,我这是在询问您!”

    “新兵尤朵拉,你知道身为军人,军人的天职是什么吗?”

    “报告长官,军人的天职是服从命令!”

    “好!既然如此,那我命令你接受这件事情,并将营帐的一半空间分给伯尼!”

    “报告长官,如果没有合适的理由,我不能接受。”

    “我是不是你的长官?”

    “报告长官,是的!”

    “那你是不是要服从长官的命令?”

    “报告长官,是的!”

    “这就是理由,还有什么问题吗?”

    “报告长官,有!我不能接受~”

    “那你就收拾东西滚蛋,去做一个逃兵被帝国通缉!”

    “可是长官~”

    “那你是想做逃兵对吗?”

    军需官拔出佩剑,架在了尤朵拉的肩上。

    “报告长官,不想!”

    “那就给我滚去训练!”

    “是,长官!”

    尤朵拉走后,军需官打了个哈欠,得意的勾起了嘴角,

    “新兵蛋子,跟我斗!”

    ......

    “大家早上好!今天也要努力工作啊!”

    萨利看上去,斗志昂扬。

    然而,一如既往的,还是没有任何人回应她。

    即便是李明,都能感受到整个厨房中所有的厨师对萨利的排斥。

    “一天三顿都一样吗?”

    一边清洗着野菜,李明一边询问萨利,

    “怎么会,早上是小一点的面包,午饭的面包要做得很大,晚饭的面包比午饭的要小一点,根本不一样呢!”

    “......”

    这个话,李明没法儿接。

    “伯尼~”

    “有什么事?”

    “你能教我做面包吗?”

    “你是这里的老大,谁敢让你动手做面包?”

    “你是不是也认为,我是因为我爸爸的关系才坐上这个位置,所以看不起我?”

    李明有些奇怪的看着萨利,这家伙,好像也不是看上去那么傻。

    “为什么这么问?”

    “在你来之前,不管我说什么,他们都不会按照我说得去做,甚至都不拿正眼看我,其实,我已经准备跟爸爸请求让我离开这里了。”

    “那,你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

    “因为我感觉伯尼你不一样啊,你是唯一一个肯听我说话的人,我~我想听听你的意见。”

    “你有想过为什么他们都排斥你吗?”

    “是因为爸爸的原......”

    “不,和你爸爸没有关系,更准确的说,也许和你爸爸有那么一点关系,但是主要的原因,不是你爸爸,而是你。”

    “我?为什么呢?”

    突然,距离两人不远处变得嘈杂,吸引了整个厨房所有人的注意。

    “娘的,你以为你算老几,敢这么跟我说话!”

    “我就说了!你这个垃圾,连个蒸笼都看不好,你看看你蒸出来的都是些什么东西,比石头还硬,这东西怎么吃!”

    “你敢骂我!我跟你拼了!”

    一老一少两个厨师的骂战一下子升级为肢体冲突。

    “又是这样,这都是第三次了。”

    萨利叹了口气,微微贴近了李明,

    “前两次你都是这样远远的看着吗?”

    萨利看向李明,不理解李明所说的是什么意思。

    “那你现在知道为什么会被这些厨师排斥了吗?”

    “我~那我该怎么做?”

    “用你的方法让他们两个停手,并且想办法让他们不再打起来,那些面包也需要处理,哦,给你一个提示,对这些人来说,罚钱永远是最有效的手段。”

    “可是~我~我没有做过这样的事情~”

    “那你现在就可以去找你爸爸了,他们两个看起来矛盾很深,如果出了人命你爸爸也保不了你,但是如果你不在现场,最多也只是被辞退而已。”

    李明看到其中一个厨师已经拿起了菜刀,俨然是已经急了眼。

    “可是~”

    “看到那把刀了吗,如果在那把刀插入另一个厨师的身体之前你一直在这里呆着,那你的责任会很大,说不定,连你爸爸都要受牵连。”

    萨利站了起来,紧张的看着两个厨师各拿起一把菜刀冲向对方,随后攥紧了拳头。

    “都给我住手!!!”

    萨利直接喊破了音。

    两个厨师竟然真的停了下来,各自轻蔑的瞥了一眼萨利,重新看向对方。

    萨利后退了一步,身子都在不停地颤抖。

    李明伸出沾满了面粉的手,轻轻握了握萨利的冰冷颤抖的小手,凑到萨利耳边轻声道了一句,

    “记住,在这里,你才是老大,骂人什么都是没问题的,只有保持这样的气势,你才能震慑住他们。”

    眼看两个厨师有重新开始动手的意思,萨利深吸了一口气,

    “我让你们两个停手,你们难道聋了吗!?”

    整个厨房里的所有厨师,包括两个正斗殴的厨师,都奇怪的看着萨利。

    萨利挺直了胸膛,一步一步慢慢的走到两个厨师面前,

    “你们两个拿着刀想做什么,想要杀了我吗!?”

    萨利少见的展现出咄咄逼人的态势,但是她的心跳却前所未有的快。

    “怎,怎么会呢~”

    两个厨师都纷纷放下了手中的刀。

    “为什么打架!?”

    “我出去喝口酒,让他帮我看着蒸笼,谁知道他给看成了这样,你看看这面包,比石头还硬!”

    “我好心帮他看着蒸笼,他反而辱骂我,我气不过所以~”

    “垃圾。”

    “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

    “说就说,你个废物,咬我啊!”

    “我跟你拼了!”

    两个厨师中间,隔着一个萨利,可是现在,两人都不断的向对方逼近,也在想萨利逼近。

    李明心底暗道不妙,萨利怕是被吓傻了,萨利可是军需官的女儿,要是知道萨利是受了李明的蛊惑出了事,那他可没有好果子吃。

    “在这里,我是老大,谁再敢上前一步,我剁了他!”

    萨利高高举起了手边的菜刀,一下子,再次将两个厨师震慑在原地。

    “你们两个,要造反吗?”

    两个厨师纷纷低下了脑袋。

    “你,工作时间懈怠工作跑去喝酒,在厨房和他人斗殴,还想动刀伤别人性命,我现在罚你半个月的薪水!”

    “凭什么!?”

    “就凭我是这里的老大,负责人,你再敢多说一句话,我多罚你一个月的薪水!我有这个权利!我只问你一句,你认罚吗?”

    “我~认罚。”

    那个厨师不甘心的低下了脑袋。

    “还有你,既然你答应了帮忙,就必须负起责任,把面包蒸成这个样子,就是你的失职,而且你刚刚也动了刀,罚你三分之一的薪水,有什么意见吗?”

    “我也认罚!”

    这个厨师回答得倒是相当爽快。

    “都给我听好了,以后工作时间禁止出去喝酒,更禁止在厨房打架,发现一次罚半个月的薪资!听明白了吗?”

    “......”

    “不说话是吧,不回答的,全部按照不同意处理,全体罚半个月薪资!”

    “听明白了!厨师长大人,我们听明白了,以后绝对不会工作时间偷喝酒,我保证!”

    “对对对,我们保证不会在厨房打架了~”

    厨师们一个接一个的表了态。

    “那厨师长大人,这些面包~”

    “交给我就好了,都回去工作吧!”

    “是,厨师长大人!”

    萨利提着菜刀,一步一步的走回李明的身边。

    “伯尼,跟我出去一下!”

    李明看着萨利手中的菜刀,咽了口口水。

    “你要是敢拒绝,罚你一年的薪资!”

    李明心说自己根本没有薪资,但并没有说出口,而是乖乖的跟萨利走了出去。

    “我刚刚做得怎么样?”

    萨利刚走出门,声音就颤抖起来,

    “很好,很不错,以后在这厨房再也没有人敢轻看你了。”

    “那就好,能不能帮我,把菜刀拿走。”

    萨利的手,握得很紧,李明用上了吃奶的力气,才将萨利僵硬的手指头一根一根掰开,菜刀一下子掉在了地上,而萨利,也迎面倒下,将猝不及防的李明做了肉垫。

    “你~没事吧?”

    “我好害怕,刚刚真的吓死我了,呜呜呜~”

    萨利竟然,哭了?

    “能~能不能让我抱一会儿?就,就一小会儿~”

    “都过去了,没事了。”

    李明轻轻的伸出手,轻轻拍打着萨利的后背。

    过了好一阵子,萨利都没有起来的意思,正当李明准备开口之时,一声爆呵在李明的耳畔炸响:

    “新兵伯尼!你在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