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有朋自来说成败 夙兴夜寐武三级

第5章 有朋自来说成败 夙兴夜寐武三级

花百盛和花子墨也被感染了,他俩都笑着看向两个笑得莫名其妙的人。

    “哈哈!”

    花子明带着云莫五人进来,也被感染了。

    他们不仅跟着笑,而且不知是谁还问了一句:“什么事值得这么高兴?说来听听。”

    白剑行正笑得开心,忽听有人问是什么事情,他不经大脑思考就抢答道:“有朋自……来,不亦乐乎?”

    一语既出,众人的笑声嘎然而止。甚至有人顿时被臊了个大红脸:“乐乎个屁!”

    白剑行自己也觉得脸红了,他平时能拽文,不由得就顺溜一句神州圣人的话。

    原本圣人的话是说“有朋自远方来”。但是,他顺溜了一半,便感觉到不对。

    这几位就在附近,那能称得上是远方呢?于是,他的话到“有朋自”,便把后面的字硬生生地咽了回去。

    可是,他咽了“远方”却又吐了出“来”字,这样就说成了“有朋自来”。

    尽管“有朋自来”和“有朋自远方来”所讲的事实都是一样的,就是朋友来啦。

    但是,这两种说法所传达的情绪却是有明显差异的,这在莫氏兄弟听来,怎么都感觉有些别扭。

    尤其是莫小风觉得,白剑行是故意说他们“不请自来”,太跌面了。

    让人有失颜面的事,任谁都会不高兴。

    有道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其实,被莫氏兄弟感觉没面子,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因为,他们的到来,本来就有要打脸的意图。既然他们没安好心,那么,啵啵他们的面儿又有何妨呢。

    况且,白剑行说“有朋自来”也没有什么不对,事实就是如此嘛。

    可是这么一说,却让某些人难为情了。

    如果白剑行直说“有朋自远方来”,也能圆活拽过去。

    为什么呢?因为,岂不闻“咫尺天涯”乎?

    随着笑声嘎然而止,小小的会客厅里出现了瞬间的尴尬气氛。

    “咳咳!”

    花百盛轻咳两下,拱手笑说:“欢迎诸位大驾莅临蔽阁!今天蔽阁做东,邀请诸位茶叙。”

    “叨扰叨扰,谢谢阁主的高情盛意!”莫氏兄弟被花百盛给抹开了面子,便客套一番。

    于是,宾主便分两列对面落座,一时间的尴尬气氛也随即消散。

    在给众人添齐茶水之后,花子明和花子墨二人便落坐在左侧主位末后两个座位上。

    而白剑行则未怎么谦让,就坐在了花百樊右首的第一主位之座上。

    这一异动,让已经坐在右侧来宾席上的云莫五人深感诧异,但也无从非议。

    白剑行坐定之后,伸手端起面前的茶盏,向坐在对面席上的云氏兄弟云念鹤、云念华示意饮茶。

    云氏兄弟微笑回应之后,便把目光移向花氏兄弟。

    “大家此聚都是因为榜文而来,而且在坐的十位都是榜上有名的人。

    如果不是因为发布榜文的原因,我想蔽阁也可能请不动诸位莅临。

    所以,今天诸位的话题最好都是围绕榜文而发,希望不要跑题太远。”

    真不愧为统领花氏兄弟的老大,花百樊一开口,便首先定下了今次茶叙的基准:不得嘴上乱跑马。

    “现在榜文刚刚发布,在这第一时间里,大家谁有高见可以分享一下。”

    花百盛见众人默不作声,便率先打破僵局,提出倡议。

    这次榜文公布了361位参加舞象盛会的人选,说明参加金台鉴魂的1361名成童少年已经有1000人被淘汰了。

    他们虽然被金台鉴魂所淘汰,但是他们并没有被联盟所淘汰。

    他们回到各自的部落,仍是联盟今后的希望所在。

    他们是不容忽视的大多数,更是各个部落的基础。

    “我们应该为他们点赞!”

    这云念鹤还真是谋虑深远啊!他悲天悯人地看待竞争与淘汰的结局。

    他的话轻轻地触动了一些人的神经,但是也有人不以为然。

    “我们这些人还是要面对被淘汰的命运的,不过这次淘汰的300多人就不用再回到部落了。”

    “他们可以留在联盟之城发展,这也是不幸之中大幸。”

    云念华的想法与其兄相去不远,对待竞争与淘汰的态度并不激烈。

    “金台鉴魂淘汰的是天赋平庸之辈,舞象盛会淘汰的是实力不济之人。”

    在坐的都是联盟娇子、部落天才,怎么能在区区的舞象之争中就被淘汰了呢?

    “悲天悯人、兔死狐悲,这些庸俗的托词大可不必!”

    这莫啸奎的话虽然充满豪气,但是话里话外的意思,却让人有些不敢苟同。

    他认为云氏兄弟受邀而来,面子上占着优势,实际上还是占了自己首先叩门的便宜。

    “如果说到单凭实力竞技,在座的可能有人应该已经心虚了。”

    最爱使坏的莫小风,无论如何都是改不了他那象狗吃屎的天然脾气。

    他见莫啸奎已经话里夹枪带棒地针对了云氏兄弟,心中着急,便亟不可待地加大火力攻击。

    “呵呵!这才真正说到点子上了嘛。”

    白剑行心里明白有人要针对自己,便冷笑两声,在第一时间接过莫小风的话题。

    “点子!什么点子?”

    莫小风脸上现出无奈的愕然,他不知道白剑行怎么敢接他的话题,心想他这不是找死吗?

    “在座的论实力,要说最不济的话不就是正指向我吗?说什么心虚了,我有心虚吗?”

    “再说我白氏也是四大部落之一,你有什么把握可以淘汰我?”

    在座的十个人中间,白剑行的实力可能是最弱,但是他的气势却一点都不弱。

    “哼!四大部落自然不能淘汰白氏,但是你白剑行在榜文上排名老末的存在。”

    “如果是单凭你的能耐,那么任谁都能打败你。”话语说到了这个份上,莫小风也是豁出去了。

    在莫小风傍边就座的莫晓露,激动得直拍莫小风的肩膀,嘴里连说:“哥,我顶你!”

    这个无耻的莫小风真是无耻至极,他竟拿排名嗤笑别人、炫耀自己。

    原来它令人钦慕的名次排序,并且与各人的天赋没有一丝一毫的关系。

    在百花繁盛阁与莫小风打完一场嘴炮,白剑行完全彻底无语了。

    那备受万众瞩目的百花繁盛阁榜文,竟然是按照各位上榜人出生年月日时的先后顺序排列。

    即使是那1000名落榜的少年,也是为保存各部落的根基。

    出于公平起见,每个部落放回10名成童少年在各自的部落发展。

    至于舞象盛会即将遴除的300少年,更是基于培养部落与联盟之间纽带的考虑来安排。

    自然而然,舞象盛会胜出的61名少年,会作为联盟的精英进行培养。

    而且,目标当然不止如此,通过更进一步的筛选,他们中间的佼佼者有可能还会到邦城、甚至仙都去深造。

    白剑行有自己更远大的目标,他不仅要到邦城、仙都,而且还要到更远更远的地方去。

    因为,他感受到了来自更遥远的召唤。

    所以,这次的成童之礼,他要拔得头筹,获得最高的奖励,支持自己走向更远的地方。

    但是,联盟的规矩必须坚守,部落的利益更是必须维护!

    只要具备足够雄霸的实力,就能决定这次胜负的归属。

    若要论起实力,白剑行还真要认真仔细地检点一下自己的底蕴。

    很显然,目前白剑行还没有能够战无不胜的实力。

    毕竟实力这玩意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但是,必要的准备工作却是至关重要。

    譬如,在某些不为人知的方面做足功夫,那么就有可能形成自己独特的优势,从而达到出奇制胜的效用。

    联盟的规矩必须坚守,部落的利益更是必须维护!

    只要具备足够雄霸的实力,就能决定这次胜负的归属。

    若要论起实力,白剑行还真要认真仔细地检点一下自己的底蕴。

    很显然,目前白剑行还没有能够战无不胜的实力。

    毕竟实力这玩意可不是一蹴而就的,但是,必要的准备工作却是至关重要。

    譬如在某些不为人知的方面做足功夫,那么就有可能形成自己独特的优势,从而达到出奇制胜的效用。

    在仙族之人的生存法则中,“仙体武用”就是最重要的一条。

    回想自己习练祖传“白氏五拳”六年,武者境界才达到武徒三重天,这简直比龟爬还慢。

    在仙域,武者既注重攻击的力量,同时也注重承受攻击的力量,并且对速度的追求不亚于对力量的追求。

    所以,仙域武者的境界等级是按照力量与速度两重标准进行衡量确定。

    所谓武者十阶,即“徒士师真宗、尊圣王帝神”十字阶,每阶晋级十重天,所以武者十阶共分100个等级。

    所谓“徒”字阶,即一阶武者为武徒,武徒一阶十重天即十级。所以,武者1级至10级为一阶武徒。

    武者一阶为练气生力期,武徒每升一级,攻击时的爆发力增加100公斤,瞬时速度增加2米秒。

    白剑行从9周岁开始习练白氏五拳。

    到12周岁时,他的攻击爆发力达到100公斤、瞬时速度达到2米秒,晋升到武者1级成为武徒。

    此后3年,他每年晋升一级,终于在15周岁的时候达到武徒三重天的3级武者境界。

    但是,在整个仙域,资质上乘的少年,一般在十五六岁就达到了武徒六重天以上的境界。

    而象花氏表兄这样,17岁已经是少年武士境界的也是大有人在。

    因此,白剑行决心奋起直追,力求尽快地缩小与他们之间的差距。

    这个如何奋起直追?又如何能够尽快地缩小与他们之间的差距呢?

    关于这一点,白剑行似乎已经成竹在胸,他已经在自己的修炼功法中感觉到了一些潜在的密码。

    仙域的修炼功法主要分为天地玄黄等部类阶级,白氏五拳属于人类黄阶功法,也称为人部黄级功法。

    白氏五拳是由古武战技发展而来,传承三千多年,博大而精深。

    它用虎豹龙蛇鹤五灵形态,演绎蕴涵劈崩钻炮横等古武战法,从而内外并修、相互为用。

    直接追求锻炼武者的气血精神、骨肉筋力,这是最适合仙族之人锻炼“仙体”的功法。

    而要达到“仙体武用”的目的,则需要将其推陈致新,或者返璞归真、还原古武才能发挥它的技战效能。

    如果仅凭1阶3级这样的武者水平参加舞象盛会,那么武徒三重天300公斤爆发力和6米秒的瞬时速度。

    白剑行知道自己这样的武功境界,确实不够看。

    “如果凭籍自己三阶侠境一重天的修为,来操练白氏五拳呢?这还真是福至心灵、急中生智呢。”

    想到这里,白剑行不仅非常恋地暗自赞许自己真够聪明,而且还决定立即就试试。

    “或许还真的就能推陈致新,或者返璞归真、还原古武了呢。”

    日头西移,天色已经是傍晚时分,大家约定了在后天辰时开始举行的舞象盛会上,不见不散。

    白剑行辞别了云氏兄弟和花氏表兄,没有注意到莫氏三位的去留。

    他在心里想着自己的决定,离开了百花繁盛阁,便回到自己的住处。

    半夜时分,更深人静,四周寂寥无声。在几乎休息了一整天的时间之后,他调好情绪,尽扫心中阴霾。

    起身走到院外,他抬头看着满天的星斗,倍觉身心舒爽。

    悄悄地来到仙泉灵池之畔,那百米见方的空场之上,空空荡荡,冷冷清清。

    “呵呵,不错!现在这里正好就是我练功的地方了。”

    白剑行径直走过空场中央,来到场地外侧站定,神识扫视周围60米空间范围,没有发现异常状况。

    他在心里念叨:“五拳!祖传的五拳,就让我三阶侠境融合武徒三重天吧。”

    诀曰:

    龙拳练神,如龙行空;

    虎拳练骨,如虎威猛;

    豹拳练力,铁爪如钩;

    蛇拳练气,贯气如虹;

    鹤拳练精,心手相应。

    夜幕之下,白剑行默运神识,牵引一缕魂力,悄悄地演练起五拳大法。

    白剑行将一百二十八路五行拳法演练十遍,收势站定,顿时感觉周身气力精神增加了一成。

    武徒境界仿佛也提升了一重,于是他拧身作势,一记“白虎推山”推出双拳。

    “哧啦!”黑暗之中传出一丝空气破裂之声。

    白剑行心内一喜:“只一个时辰,这武徒境界就提升一重。不错!再练。”

    白剑行再运神识,这次牵引两缕魂力。魂力配合拳势招数,一气呵成,又演练十遍。

    还是一个时辰,这次效果更好,白剑行感觉精神气力又增一成。

    收势站定,再次拧身作势,仍是一招“白虎推山”,击出双拳,空气之中竟有隐隐的爆鸣之声。

    “还有1个时辰就要天亮了,再升1级吧。武功是本钱啊,太重要了。”

    “天赋本命自然生长的魂力,随我取用,太爽了。”

    白剑行心下高兴,神识暗引三缕魂力周游全身,竟然是意到气到,气到力随,力随意发,神意合一。

    他将一百二十八路拳法又一次演练十遍,境界真的又上升了一重天。

    这一阶武者,在武徒三重天之后,升级还真是容易了。

    只是这三缕两缕魂力的参与,可是连传说都不曾有的奇迹。

    白剑行收势之后,没有再试拳力。

    他只用神识在周围查探一下,感觉没有什么异常,便悄悄地离开仙泉灵池之畔的空场。

    回到自己的房间,他仰身躺在石床之上,和衣而眠。

    回想着自己学拳、练拳,6年才晋升武者3级,而其中的艰辛真是一言难尽啊。

    但是,运用这独有的魂力操练五拳,才半夜时间,竟然连升3级,这也算是奇迹了。

    “自己现在岂不也是6级武者了吗?这攻击力也应该有600公斤了吧。”

    一丝沾沾自喜的情绪,在白剑行的心里油然升起。

    “但是,如果与武士境界的武者相碰,自己这点微薄之力,又算得了什么呢?”

    一想到舞象盛会上的竞争,白剑行又感到一丝莫名的气馁。

    舞场竞争、武场竞技,无论武徒与武士的境界怎么样不同,既然是竞争,那么就只有一样。

    只有战胜对手,才是唯一的出路。

    武徒为一阶武者,属于练气期,主要增长肌肉的气力。

    武徒每晋级一重天,攻击力量增长100公斤,10级的武者攻击力可以达到1000公斤。

    武士为二阶武者,进入煅体期,主要增长筋脉气力。

    二阶武者每晋级一重境界,攻击力增加两成,两成即是200公斤。

    也就是说,武士一重天境界的攻击力为1200公斤。

    现在白剑行的力量还是太弱,即使是武徒六重天的境界,但是跟武士一重天相比,那也差了一倍的距离。

    单凭自己现在的力量与之对抗,无异以卵击石,不堪一击。

    白剑行心思电转,再也睡不下去了,他挺身坐起,举目望向窗外。只见旭日东升,又是日上三竿了。

    “真是时不我待啊!”白剑行感慨一番,收拾心境,便开始修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