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兵行险招

第4章 兵行险招

梁海怒目瞪着陈昇,今日自己来赤炎武盟的唯一目的就是击败赤炎武盟年轻弟子的,让赤炎武盟丢尽脸面。

    却不想被一个没有修为,人尽皆知的废物主动挑衅,梁海觉得自己被轻视侮辱了。

    现在只有废了陈昇,让他生不如死才能让别人知道挑衅自己的严重后果。

    “三招……你会知道强出头的下场了!”梁海怒极反笑,眼神闪过一丝凶残。

    “不用三招,我只用一招就将你打死,否则我自裁于此。”陈昇吐了吐舌头,还是那玩世不恭的态度。

    会客厅里的人群已经感觉脑袋不够用了,这陈昇犯浑这么厉害了?怎么吹这么大的牛皮?

    黄岩老祖起身,他觉得陈昇为了保住赤炎武盟的面子,牛皮有点吹过头了,但他不怪陈昇。

    他来到陈昇旁边,摸了摸陈昇的头道:“昇儿,到此为止了,你的心意师祖明白,此战还是师祖自己来,若是师祖落败,你就将炎帝玉佩交给对方,来换取大家的平安。”

    黄岩老祖虽然面带微笑,但眼神中却有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决然。

    陈昇看得心痛无比,但也只能闷在心里,自己能再次见到师祖,见到赤炎武盟这么多叔伯兄弟实属不易,怎么可以再次看着他们在自己面前死去?

    今日,就是肝脑涂地,也必须保全赤炎武盟的所有人!

    陈昇转过头来,望着梁海,声如洪钟道:“就这么决定了,今天除非我死了,否则谁也阻止不了我出场这一战。”

    直截了当,斩钉截铁的语气,让黄岩老祖愣住了,膛目结舌地望着陈昇。

    除开模样、声音与自己的徒孙如出一辙,但是眼神、语气完全不是一个纨绔子弟该有的,仿佛一个饱经风霜的成年人,这还是自己认识的宝贝徒孙吗?

    他行事雷厉风行,说话也是有的放矢,身上透出来的气势就连自己这个涿鹿城首屈一指的高手也比不上啊,如此,赤炎武盟兴盛有望啊!

    “轰!”

    黄岩老祖还在思考之际,梁海已经运转全身灵力在身上布下了层层防御。

    看得梁海的灵力强度,赤炎武盟的人都很震惊,这梁海年纪不大,居然已经淬体境四重了。

    在淬体境,每增长一重小境界,武修者将会获得一百斤力量。这梁海,淬体境四重,则已身怀四百斤力量,足以一拳打死水牛。

    而周鹏也只有淬体境三重,两人有一个境界之差,所以才不是梁海的一合之敌。

    而在周围人的眼中,陈昇没有修为,手无束鸡之力,就是个凡人,众人都在担忧陈昇如何接下淬体境四重强者的攻击。

    赤炎武盟的人纷纷掩面,他们不忍心去看两人对战了,因为对战的结果不用想就知道结果了。

    “够了!昇儿。”黄岩老祖大吼一声,同时也示意身边的亲信,要抢在梁海动手前救下陈昇,今日,即使赤炎武盟覆灭,也要保住陈昇,他是赤炎武盟未来的希望。

    唰……

    突然,平地起风,一股强大的气势在场中爆发而出,平地里刮起一阵旋风,吹得人一时间睁不开眼睛。

    “轰!”

    待大家睁开双眼看清之时,却只看见陈昇身后升起一道虚幻的身影,那身影带着惊人的气势,渐渐的化作了一个人影。

    这人影,居然是一位头戴平天冠的帝王!

    “这,好像……炎帝!”

    也不知从哪里出来的声音,才让大家瞬间明白了眼前一幕所代表的意义,而黄岩老祖此时已经目瞪口呆了。

    “接招了哦!”带着轻佻的语气,陈昇身影突然消失,然后出现在了梁海身前。

    “嘭……”

    拳肉相交的声音响起,随后一具身体被击飞出了会客厅,狠狠地摔在地上。众人朝地上的身影一看,顿时瞪大双眼,满脸不可置信。

    躺在地上的正是梁海,此时他的心口位置已经陷进去了,七孔流血,失去神采的双眼睁得大大的,竟然是死不瞑目。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落针可闻。

    震惊写满了在场每个人的脸上,他们望着那因强行使用炎帝玉佩而粗喘气的陈昇,久久无语。

    “不好意思,第一次使用炎帝玉佩,没掌握好力度,再者前面话说过了,他不死我就自杀,这个…呵呵,你们懂的。“陈昇厚颜无耻的笑着。

    刚才恐怖的攻击,那虚幻的帝王,联想到陈昇手里的炎帝玉佩,应该就是陈昇催动炎帝玉佩所显现的。

    只是众人完全无法理解,作为整个涿鹿城里最纨绔的弟子,整日游手好闲,现在居然能够催动炎帝玉佩。

    这根本无法想象嘛。

    武修者催动法器,那是在突破到淬体境之上,凝练了武魂才可以的。

    这乃修真界亘古以来的规律,从来没有改变过。

    但是,今天的陈昇,明显才是淬体境一重,却打破了这个规律。

    按理以他的修为是不可能催动炎帝玉佩的,但是那恐怖的攻击,帝王影子,如果不是炎帝玉佩又怎么解释呢?

    赤炎武盟的人脸上各个喜笑颜开,陈昇带给他们的惊喜太大了,他们仿佛已经看到了赤炎武盟崛起的那一天了。

    陈昇站在场中央,场内所有的目光都聚焦在他身上,赤炎武盟跟蚩蛮武盟的人泾渭分明,前者带着兴奋的表情,而后者则脸色黑黑的。

    陈昇心里清楚,自己靠着上一世记忆,加上自己天赋异禀,所以用了大半天的时间,突破到了淬体境一重,甚至还逆天般地凝练出了这个境界不应出现的武魂。

    武修者凝结了武魂,就可以催动法器了。陈昇就靠着炎帝玉佩一举击杀了淬体境四重的梁海。

    白颜良跟那三个黑斗篷男子的脸上都是一片阴森,煮熟的鸭子竟然要飞了。而至于黑斗篷男子的身份,靠着前世记忆,陈昇也知道,他们是醇亲王格桑的人,都是实力高强的死士。

    这些人伪装身份,到处寻找收集宝物给格桑,尽是巧取豪夺,不择手段,若是遇见不服从的人,直接杀人夺宝。今日他们就是冲着炎帝玉佩而来。

    在来到这会客厅之前,陈昇设想过无数的解决办法,但是由于时间跟实力有限,都无法百分百确保赤炎武盟安然渡过此次劫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