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人间太危险

第一章 人间太危险

天色昏黄,夕阳的余晖,映衬在高楼的边角上,将整个城市都衬托得一片金黄。

    王治骑着运动自行车,慢悠悠的沿着河边骑行,今天难得下了一个早班,回家的路上倒是有了心情欣赏城市黄昏的景致。

    他骑得不快,一会儿钻过柳树低垂的树枝,一会儿绕过情侣正在密语的长椅,倒也一番惬意。

    只是他骑着骑着,发现前面的一把长椅上,一个二十多岁的漂亮女孩子,独自一人坐在长椅上,面对前面的河水,默默发呆。

    王治看见这个女孩的时候,不由得停了下来,然后无奈一叹,下车推着自行车,来到长椅边。

    他慢条斯理的将自行车靠好,从容的坐在女孩的旁边。

    女孩对王治的到来,毫无反应,依然静静的注视着前方,太阳的余晖已经散尽,城市的灯火开始明亮,一座城市,最充满活力的时刻,眼看着就要到来了。

    他们任由在河边游玩的行人从周围走过,彼此沉默了好一会儿,王治才主动开口道:“刚死?”

    女孩愣了一下,终于扭头看着王治,犹豫了一下才问道:“你看得到我?”

    王治靠在长椅背上,双手张开,一副伸懒腰的样子:“不然你以为我跟谁说话?”

    女孩看样子二十一二,样子还算漂亮,不过装扮却不太规矩,烫了一个黄色的爆炸头,穿着一件漏脐T恤,下身一条超级短的牛仔裤,看起来野性十足,只是此时,她脸色苍白,一脸的哀怨:“你……我,那个。”

    女孩显然相当的不适应,急切的想要说什么,偏偏一时间什么也说不出来。

    王治无奈一叹,摇摇头道:“别急,说吧,尸体在哪儿?”

    女孩这才慌忙的站起来,一指河道的斜前方道:“那边,沉在河底了。”

    王治也跟着站了起来,同时从挎包里取出来一个耳机,戴在耳朵上,和女孩一起,来到前面的栏杆边,路灯已经亮起来了,夏日里吃了晚饭,出来纳凉的人挺多,而且大家都挺喜欢待在河边的。

    王治绕过两个正在护栏上做运动的老头,往前走了几步,一边摸出手机,一边问道:“说具体一点,你叫什么名字?怎么死的?”

    女孩紧紧的跟在他后面,这时就看出她和普通人的不同了,因为,她不是在地上走路的,而是跟着王治飘过来的,她像是见到了救星一般,慌慌张张的说道:“我叫钱佳,是到望江来见网友的,那个男人叫张跃,结果那个禽兽,昨天晚上非要想和我发生关系,我死活不干,他就把我杀了!”

    钱佳越说越生气,脸色也越来越难看,甚至都显得特别狰狞。

    王治回头挥了挥手道:“别这幅样子,又不是我害的你,再说了,你是来见网友的,难道就没一点心理准备?”

    王治仔细的打量了一下钱佳,还别说,这女人,粗略一看,就只看出来一份野性,可仔细一看,确实相当漂亮的,五官精致,身材火辣,生前的皮肤应该也很好,就是这品味,着实让王治不敢苟同。

    钱佳一副气鼓鼓的样子,抬手就要哭了。

    王治赶紧拦住她道:“哎,别,我帮你报警好了吧,既然都死了,就早点去投胎吧,这人间太危险了,下辈子,别这么轻信别人。”

    王治说着摸出了手机,直接拨打了110,他稍微往后退了一点,离周围的人都稍微远一点,等电话接通,他一顿猛说:“喂,110吗,我在滨河路三段,靠近南桥的河里,看到一个女人,刚才飘起来了一下,这时候又沉下去了,你们快来看看吧,是不是有人淹死在河里了!”

    等打完了电话,他对钱佳撇了撇道:“好了,已经给你报警了,你就安心的走吧。”

    “可杀人犯都没抓住,你让我怎么安心?我要他死,生不如死!”钱佳显然对这个结果并不是特别的满意。

    王治无奈一叹道:“算了,你知道那家伙住什么地方吗?”

    “干嘛?你要帮我把他杀了?”钱佳立刻兴奋了起来。

    “别,我顶多帮你把他抓住,不然等到警察找到线索,慢慢找过去,人早不知道跑哪里去了!至于杀人嘛,我可不会干!”王治说完,也不等这边警察过来捞人,就朝长椅走了回去。

    显然光是抓住人,对钱佳来说还远远不够,不过这种时候,有人愿意主动帮她,已经算是天大的好事了,她也不能多求什么,只能跟在王治身后道:“他家在聪阳区,花果巷。”

    “好啊,那走吧,见机行事了。”王治跳上自行车,就朝城市东区方向骑过去。

    钱佳犹豫了一阵,回头看了看河道,显然是在考虑继续在这里等警察来捞尸首,还是跟着王治去抓凶手,可这东西也就想了那么一下,结果就轻易出来了,她飞快的就跟上了王治。

    王治一路飞驰,城市的夜色越来越昏暗,路灯亮起,反而让整个城市显得越加的有了活力,钱佳跟着他飘了好一会儿,眼看花果巷也不远了,终于忍不住问道:“你为什么帮我?”

    王治放慢了蹬自行车的速度,温和的笑了笑道:“在我小时候,身体本来很差的,眼看着都快养不活了,最后是一个老道士的魂魄救了我,他教了我一点本事,才让我活了下来,虽然后来不辞而别了,可这份恩情我是不会忘的。”

    “可,可我也没什么好处给你啊?”钱佳一时间也没完全接受王治的理由,或者她觉得王治这种观念,还是有些不靠谱。

    “我当初也没给师傅的魂魄什么好处,可他依然帮了我,我现在虽然找不到师傅,可我觉得,帮助你们这种漂泊的冤魂,就是我该做的,没有什么不得了的理由!”他说完对钱佳露出了一个灿烂的笑容,夜色的灯光下,他的笑容显得那么的快乐而真诚,丝毫不被城市的污浊所遮蔽。

    钱佳傻傻的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看着王治轻快的在夜色里越骑越远,她终于喃喃的道:“没想到,世界上还有这样的好人!”

    王治其实不觉得自己是好人,他只是觉得这是自己应该做的,不应该让这些冤魂留在世间受苦,因为他们既是冤魂,肯定就是受苦而亡的,如果死后都不能得到安生,那真是一场罪过了。

    骑了差不多半个小时,终于来到了聪阳区的花果巷,这里都快到城郊了,房屋相对低矮,不过住户明显不少,大街上熙熙攘攘的。

    钱佳领着王治,直接来到一栋三层小楼前,到了这里,她也不等王治,直接就冲上了楼,等到王治靠好了自行车,准备上楼的时候,她已经飘了下来,一脸沮丧的道:“他不在这里。”

    王治安慰她道:“你也别着急,他犯了事,自然不会老实等在家里,我们可以先找找线索,实在不行,警察也会抓到他的。”其实,这种事情,王治能帮上的也相对有限,这种事情毕竟又不是他的专长。

    这时,从大街上的人群里,飘过来一个五十多岁的老年人,他穿着一套老旧的中山装,看年代就相当久远了,他盯着王治和钱佳看了看道:“你们是不是在找这楼上的杀人犯?”

    王治一惊,看来这老头知道消息,钱佳已经更着急的冲了上去,拉着老头道:“你知道他在哪儿?快告诉我!”

    老头伸手拍着钱佳的肩膀道:“别急,他藏在附近一家KTV的地下室里,走吧,我带你们过去。”

    老头说着带头飘了出去,王治和钱佳赶紧跟了上去,钱佳看样子相当激动,跟在老头的身边,不停的追问:“大爷,谢谢你,你怎么知道我们在找张跃的?”

    “我倒是不知道他叫什么,只是今天早上,正好看见他身上带着浓重的血腥气回来,知道他肯定是刚杀了人,就好奇的跟着看了看,直到他藏在KTV的地下室里,我想着被害的人说不定会找上来,就在楼下等等看了。”

    钱佳感动得一阵抽泣,虽然没有眼泪,可那样子,也着实可怜,一个劲的说着谢谢。

    眼看着一人两鬼,转过街角,已经看到了前面一家霓虹灯闪烁的KTV时,一个帅气的三十多岁男人,就笔直的来到了他们面前,他穿着一套白色的西装,衣服笔直得都看不到丝毫的褶皱,他只冷冷的看了看老头和钱佳,飘在前面的两个鬼就不自觉的停了下来。

    王治赶紧跟了上去,看着男人道:“先生,你有事吗?”

    男人这才看向王治,打量了一下说道:“你这是去干嘛?”

    他这口气严厉,明显是在质问王治了,王治一愣,自己也不认得这人啊,他皱眉道:“我做什么,有必要向你汇报吗?”

    “倒是没有必要,不过你为何跟他们在一起?世间有世间的规矩,他们去找杀人犯本来无可厚非,可你一个凡人,凭什么多管闲事?”

    王治惊讶的张大了嘴,看了看男人,又看了看钱佳和老头,疑惑的道:“你也能看见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