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巧得文书 听闻密事

第四章 巧得文书 听闻密事

很快,青瑶在茜草、半夏等丫鬟的服侍下换好了出门的装束,连翘也带来了紫苏和紫葳,落葵请来了二管事常山。

    “常山管事、紫苏,父亲、母亲有什么吩咐吗?”青瑶边向外走,边询问道。

    常山先回话:“回小姐,老爷说这件事小姐做的对,王家那边老爷已经派人去解决了,老爷让小姐放手处理,有什么问题可以问在下。”

    “好,紫苏,母亲那边怎么说?”

    “回小姐,夫人说让小姐注意身子,也别被冲撞了,其他的都随小姐。”

    “那就走吧。”

    青瑶上了马车,既然爹娘都这么说了,证明半夏的父母与府中虽有隐情,却也并无太大妨碍。

    马车很快就驶到了半夏家。

    “常山管事,你带几个人去帮半夏的父母迁坟,紫苏、紫葳,你们俩带几个小丫鬟帮半夏收拾下东西。

    半夏,你父母的身份文书在哪你知道吗?”

    青瑶转身看着半夏,心里略紧张。她掩在袖子下的手已经不自觉地攥紧,面上却还保持着镇定自若。

    “奴婢知道,在卧房,奴婢这就取来。”

    听到这,青瑶悄悄地松了口气。

    很快,半夏就取来了文书。

    青瑶故作不经意地翻看了一下,果然有三份,半夏弟弟华清的文书也在。她不动声色地避过几个丫鬟的视线,悄悄将华清的文书塞进了袖子里。然后唤来了常山,让他派人去帮半夏父母注销身份文书。

    常山接过文书,见只有两份,也并没有出言询问,青瑶想来,常山多半是觉得华清的父母还没有帮他办理文书,这种事情也很常见,很多家庭都只是在孩子将要上学时才会帮他办理身份文书。

    事情至此,青瑶终于放下心来。

    其实,从一开始青瑶知道了半夏家的事后,她就在打半夏弟弟身份文书的主意了。当然,为半夏父母处理后事也是青瑶真心想做的,但如果只是这样的话她并没有必要亲自处理。

    青瑶拿到文书后又陪着半夏在半夏家呆了半天,还去给半夏父母上了柱香,这才回府。

    没想到身份文书的事这么快就解决了,青瑶略松了口气。解决了身份的事后,剩下的就是想办法学习更多的先贤经典了,家里给女孩子开的课程可远远不够。

    青瑶想着,最好是能进入族学里的男学去读书。华家虽然也是宗圣世家,家族有自己的医道传承,但华家只有本家嫡支才被强制要求专攻医道,其他华家子弟可以在念力洗礼之前自由选择自己的道路,所以华家族学也教科举相关的知识。

    她仔细考虑过了,如果自己修医道,那么就要用华清的身份进入华家祖祠,以求老祖降下念力洗礼,这显然不太靠谱,所有进入祖祠的人都会连祖宗八代都被查个底朝天,她的身份经不起细查。所以,她只能走科举之道,只要去参加童生试时仔细点,就基本不会出现问题。

    ……

    另一边,常山处理好了半夏父母身份文书的事后也回到府中向青瑶父亲华天修回话。

    “老爷,您所料不错,小姐确实扣留了华清的身份文书。”

    华天修坐在书桌后,闻言默默地叹了口气。

    “我一早就看出来瑶儿胸怀大志,恐怕不会安于困在内宅做一个普通人,只是不知道我这样做是对是错了。自古以来也没有女子……唉,如今的世道,如果瑶儿能有自保的力量,也许也是件好事。”

    常山虽是华府管家,但也是举人文位,眼界却也不一般。

    “老爷,小姐天资聪颖,尤其是在学习圣人学说上,哪个先生不可惜小姐生为女儿身,依在下看来,小姐既有这样的天资,也有这样的志气,老爷成全了也是情理之中。反正有老爷和华家保驾护航,且就看看小姐能走多远吧。”

    “你说的也是,总归我也能在一旁护着她。对了,文书的事你都处理干净了吧,别被人日后查出破绽。”

    “老爷放心吧,都处理好了。”

    ……

    文书的事情过去后,青瑶的生活仿佛又恢复了平静,只是,一切到底是不同了。

    之前在族学上课时,青瑶都只是跟着先生的教程学,先生教什么,她就学什么,只是在课堂之外自己会去书房翻阅一些科举相关的先贤经典,另外就是研读自己意识空间里的两部著作。

    几年下来,《十三经注疏》已经被青瑶通读了几遍,正文几能背诵,注释也全部了解通透了。

    另一本《中医基础大全》青瑶更是倒背如流,只是因为上一世并没有接触过,这世虽身处中医世家,却也才开始学习,所以里面的内容尚不能完全融会贯通。饶是这样,她的水平也堪比外面的普通坐堂大夫了。如果能多加实践,想必水平会迅速突飞猛进。

    虽然每每诵读意识空间里的两本著作都能有不一样的收获,但以获得念力文位为目标的青瑶显然已经不满足于这些知识了,所以,在族学里,她开始有意无意的询问先生关于科举考试的事,接着又向先生提出要学习科举考试相关的圣人学说。

    然而青瑶的举动并不顺利,族学里男女是分开的,男女课堂所教授的课程也是早就规定好的,青瑶所要求的课程都是男学里教授的,女学自有其他课程,所以先生在听到青瑶的要求后很是为难,最后把这件事报给了青瑶的父亲。

    ……

    茶室里,华天修与青瑶跽坐茶桌两侧,青瑶正在泡茶。

    茶道是世家贵女必修的功课,青瑶此时做起来动作行云流水,甚是好看。

    “爹,请。”青瑶左手揽袖,伸出右手对华天修示意。

    华天修面带微笑,端起茶盏,先闻了闻茶香,然后细抿了一口,回味片刻才赞道:“水平又精进了,现在估计连你娘泡茶的手艺都比不上你了。”

    青瑶轻笑了笑,眼中一片柔和,“娘的手艺才是一绝呢,女儿还差得远。”

    两人又默默地品了会茶。

    青瑶渐渐的有些焦躁,她大概知道父亲要和她谈什么,只是父亲一直不开口,这让她心里忐忑了起来。

    “爹,您找女儿有什么事吗?”

    华天修放下茶盏,目光看向青瑶。

    “瑶儿,你最近的表现可不太像你啊?这么浮躁,品茶这种静心的事也不能让你平静吗?”

    “爹,我……”

    面对父亲的目光,青瑶竟一时说不出话来,自己的想法能如实对父亲说吗?

    “瑶儿,你想多学习些东西的事李夫子已经跟我说了。”

    华天修笑了笑,他并没有质问青瑶的意思,所以云淡风轻的开了口。

    “你的几位夫子都跟我夸奖过你,说你天资聪颖,尤其在学习圣人经典上更是天赋异禀,既然你有心上进,爹也不能拦着你,只是……”

    “只是什么?”青瑶急切道。

    “只是,族学的规矩是自建立以来就定好的,不可能为了你一个人破例。而且爹只是咱们华家分支,虽是刚分出来,对于族学还有一定影响力,却也无足轻重,无法改变族学的一贯规矩……你,有什么想法吗?”

    青瑶闻言双手不自觉的握了握拳,又慢慢松开。怎么觉得父亲话里有话呢?难道父亲知道了?

    青瑶抬头看向华天修,父亲的目光让她有种无所遁形却又被包容的感觉。

    “爹,您……是不是都知道了?”

    “知道什么?嗯?”

    华天修见青瑶终于说了出来,笑了笑,目带戏谑。

    青瑶终于确定父亲的确是知道了她的打算,而且似乎并没有反对的意思,心里一下子放松下来。

    “爹?我这样,您不反对啊?”

    “你爹我也不是老古板,虽说你的想法离经叛道了点,但在你之前也不是没有女子做过,只不过她们毕竟不符合这个社会的主流,且也并不能算成功,所以也不为人所知罢了。”

    青瑶听了大感惊讶,但想了想却又觉得合情合理,这么多年,肯定会出现很多天资高绝的女子,不愿意认命的也肯定不止自己一个,只是不知道她们为什么没有成功?

    “爹,那都有谁呢?她们都是怎么失败的?”

    “我说出来你肯定知道,最有名的两个应该数蔡文姬和谢道韫吧。你在蒙学里学过的《三字经》里不是也有‘蔡文姬,能辨琴。谢道韫,能咏吟。’吗?蔡文姬首创五言体长篇自传叙事诗、谢道韫的咏絮之才都广为流传。她们的才华可是很多男子都拍马不及的。”

    “不错,这二人确为女子表率,才华横溢。蔡文姬的《悲愤诗》、《胡笳十八拍》让人至今读之难忘。

    不过,既然她们的作品已然传世,为何爹说她们并没有成功?是因为她们没有获得圣人认可,无法开辟灵桥、筑出慧阁吗?”

    华天修摇了摇头,“她们有没有获得筑成慧阁并不为人所知,但想来应该是没有的,毕竟观她们的一生,还是困于后宅。其实说起来,有没有圣人认可并不是获得念力与否的绝对条件。”

    “什么意思?难道不通过圣人也可以获得念力?”

    青瑶显然没有听说过这种说法,如果这样的话,那她之前所做的事岂不是没有半点意义?

    “这些事情也都算是特例吧。你要知道,孔圣人的念力遍布圣元大陆,只不过各地文院所笼罩的力量更多,且含有一丝圣人意念,所以才能在每年童生选出来后统一为他们种下念力种子。但是,哪怕是童生考试,也有万中无一的圣前童生,也就是在去孔庙取得圣人同意、获得念力种子之前就引起文院的念力共鸣,获得念力主动入体。这个条件极为苛刻,需要在童生考试之时当场作出玄级、甚至地级以上的诗词或文赋,才能不需要圣人意念认可就沟通文院的念力力量。”

    “那在童生考试外呢?也可以做到吗?又需要什么样的条件?”青瑶忙追问。

    “如果不参加童生考试的话,想要获得念力,那就只有一个办法:作一首天级以上的诗词!”

    华天修说到这里突然激情澎湃起来。

    “你知道我们圣元大陆现在最有名的杀蛮英雄赵元鹏吗?他就是在参加童生考试之前突遇妖蛮,无奈之下作出一首有名的《杀蛮诗》,得天道感应,当场获得念力灌顶,一举击杀妖蛮。也就是他让我们知道了还有这样一种获得念力的方法。”

    青瑶突然问道:“只能是诗词吗?那我们医道难道就没有这样类似的方法?”

    华天修沉吟了下,然后缓缓道:“这倒也不是,我说诗词只是因为目前只有赵元鹏这一个例子,而且,诗词也是表达感情最为直接充沛,最容易与天道产生共鸣的创作体裁。至于我们医道……除了开创医道流派的几位宗圣是由天道直接赋予的念力,千百年来,并没有出现像赵元鹏这样类似的方法。不过按道理来讲,肯定也是有这样的方法的,只是至今无人找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