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救命钱

第一章救命钱

“你要带我去哪?”

    跌跌撞撞地跟在蒋晓杰身后,顾念的声音微带着气喘。

    蒋晓杰嘿嘿冷笑,拽着顾念从三楼走到四楼的一间私人包厢前,打开房门,把顾念狠狠地推了进去。

    “你要做什么。”

    顾念跌坐在地上,仰着脸,声音冷硬。柔软的地毯起到缓冲作用,让她没有受伤。

    蒋晓杰咧嘴笑了,居高临下地伸出手,想要抚摸她的脸颊,顾念横了男生一眼,嫌恶地把脸侧向一边,眼神中满是不加掩饰地厌恶。

    “你知不知道我有多讨厌你这副表情,嗯?一副不食人间烟火的样子。”

    蒋晓杰蹲下身,脸上是顾念从未见过的,带着几分狰狞几分猥亵,又带着几分撕下面具之后的歇斯底里。

    “顾念,看在这么多年同学情分上,我给你一次自己脱衣服的机会。”

    他的声音宛如诱引她坠入地狱的魔鬼,顾念一扬手,想甩这个可憎的脸孔一个耳光,却被他眼明手快地一把攥住手腕。

    “很好,看来,你是拒绝了我的好意。”

    蒋晓杰冷酷地咧嘴,不顾顾念的挣扎,把顾念抛到松软的大床上面。正当他想扑到床上,好好享受那个在学校出了名的冷美人之时,他的身子却陡然凝固住了。

    身子刚刚落在大床上的顾念,表情也不由得为之一怔。

    因为房间角落的浴室中,响起了第三人的脚步声。

    随即,浴室门被推开,映入顾念眼眸的,是个身披浴袍,一脸阴沉的男人。

    男人的身材堪称黄金比例,裸露在外的胸膛结实饱满,肤色是极具美感的小麦色。一张英俊的脸因为房间没开灯的缘故,一半隐没在阴影中,另一半则呈现在月光之下。

    一头短发还留有残存的水迹,修长的眉下,是一双深邃幽暗的眼眸,宛如最上等的黑宝石,鼻梁高挺,两瓣薄唇微微抿着,似乎是因为对闯入他房间的不速之客心存怒意。

    下一秒,顾念回过来,想向男人呼救。可是蒋晓杰的反应也异常迅速,伸手捂住顾念的嘴巴,面对着男人,不知为何,底气略有些不足。

    “这间包厢我要了,兄弟,你花了多少钱的,事后我双倍赔你,怎么样?”

    男人摇了摇头,眸底透出一丝玩味,他终于开口,声音低沉沙哑,极其悦耳。只是落在顾念耳中,却让她一阵绝望。

    他说。

    “不够。”

    “那你要多少?”

    蒋晓杰反倒刚一开始那么紧张了,只要能用钱解决的事情,都是小事。

    “十万。”

    正当蒋晓杰想着只要男人能离开这里,他付出多少钱也愿意的时候,男人却突然开了口。蒋晓杰点点头,下一秒,回过神的他瞪大了眼睛,几乎是咆哮着说道。

    “十万?你怎么不去抢?”

    男人面色不变,依旧很认真地说道。

    “十万。”

    蒋晓杰陷入纠结,十万对他来说也不是一个小数目,可是,他强迫顾念脱衣服时,说话的声音并不小,如果这十万能让男人不向外透露这间包厢中发生的一切的话,那勉强也能算值得。

    “十万,你能保证你不对外吐露一个字?”

    良久,蒋晓杰咬着牙,冷冷地说道。

    男人微微颔首,扬了扬好看的眉毛。落在蒋晓杰眼中不禁更让他觉得这个男人面目可憎起来,要是自己洗个澡也能白捡十万,那谁不得乐得跟个傻子一样呢?

    就在蒋晓杰终于狠下心,准备向男人交出十万封口费时,床上却突然响起了一个略有些颤抖的声音。

    “我出二十万。”

    因为颤抖,这句话显得没有太多底气,但是顾念依旧拼尽全力把这句话说了出来,说完这句话之后,她大口喘着气,宛如被掏空了所有的力气一般。

    即便如此,她依旧望着那个男人。

    死死地盯着那个男人,宛如盯着最后的救命稻草。

    “二十万?”

    男人眼中的那抹玩味消失不见,声音透着股子深入骨髓的冷意。顾念点了点头,牙齿早已咬破嘴唇,殷红的血触目惊心。

    “很好。”

    男人点点头,又重重地点了点头。

    “二十万,买到了整个蒋家,你赚到了。”

    顾念怔怔地望着男人,有点不明白这个男人到底在说些什么。蒋晓杰也是一脸惊疑,但是他已经从男人的话语中嗅到了危险的气味,他突然大声叫了起来。

    “她没钱,她早就被顾家逐出家门了,她出不起二十万。”

    “我出三十万,我出三十万……”

    男人唇角勾起的弧度无比迷人,他全然不顾有些神经质的蒋晓杰,而是俯下身子,盯着顾念清秀的面庞。顾念咬着牙,低声道谢。

    “谢谢你救了我。”

    “你要弄清楚两点。”

    男人的眸子微微眯起,伸出两根修长的手指。

    “一,你不值得我救;二,你还欠我二十万。”

    顾念怔怔地望男人,心底莫名地一空。

    蒋晓杰面如土色,他听得真切,这男人开口就是“整个蒋家”,全然没把蒋家放在眼里,整个江城能说出这种话的人,屈指可数。再联想到这间不对外开放的包厢,以及这个男人的年纪,蒋晓杰心中一动,似乎是想起了什么。

    “难,难道你是楚……”

    顾念等待着,她也同样好奇这个男人的身份,只是没想到的是,那男人的名字宛如禁忌一般,蒋晓杰犹豫了半天,终究还是没把那个名字说出口。

    男人站起身,看着一脸挣扎的蒋晓杰,唇角勾起,似是嘲讽又似是不屑。他走到一边,好整以暇地泡着浓浓的咖啡。

    空气中一片寂静,男人撕开速溶咖啡包装的声音顾念都听得清清楚楚,咖啡的香味飘散在空气中,很好闻。

    蒋晓杰面如死灰,顾念看到他在不住颤抖。

    终于,他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哑着嗓子哀求着。

    “楚少,求求你了,这不关蒋家的事。怪我瞎了眼,打扰到您的休息。蒋家愿意做出补偿,求求您……您大人不记小人过”